首页 > 古代 > 朱砂痣 > 

她会不会是妖孽

第5章 她会不会是妖孽

一家人互相问安之后,谢老太太看着谢晚晴和谢辞安二人有些疑惑:“不是昨日传信来说今儿个一大早就要去马场,不来请安了吗,怎的又来了?”

钱氏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地将谢娇娇做了噩梦,死活不让谢辞安去马场这件事儿说了一遍。

谢老太太点点头,看了谢娇娇一眼:“早该这样了,姑娘家家的,哪有整天去外面抛头露面的道理。”

顿了顿,又接着开口,“既然是叫梦惊着了,那今日便和你大姐姐一起,随我去流云寺烧香吧,让慈安住持给你看看。”

谢娇娇心里一暖。

祖母虽然更心疼大姐姐,但对她也是不差的。

前世她和沈承渊吵架闹得谢家被全上京嘲笑,祖母不但没生她的气,反而叫人跟她说过不下去就和离,谢府养她一辈子。

倒是她不懂事,让老太太临去世时还记挂着。

想到这儿,她脸上扬起甜甜的笑,歪头道:“好呀!孙女儿也想吃流云寺门前卖的糖果子了。”

谢老太太故作气恼地指着她:“整日惦记着那点吃的,没规矩!”

“谁说的,孙女儿明明还惦记着祖母呢。”

谢娇娇娇俏地辩解道。

“尽会嘴上说!”

话是这样说,老太太脸上却浮起宠溺的笑。

谢娇娇有意讨巧,屋子里顿时充满了欢声笑语。

请安后,一家四口离开正院,谢铭带着谢辞安出门,谢娇娇则跟在钱氏身后回到自家院子。

回了房间,钱氏把下人都赶出去,随后转身问她:“和晴姐儿闹别扭了?”

谢娇娇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以母亲对她的了解,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她面对谢晚晴时的异常。

只是面对母亲的疑问,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前世一直到她出嫁之前,她和谢晚晴的感情都是很好的。

谢娇娇虽然骄纵,但是对自家人却十分珍惜,而且谢晚晴极会做人。

不管是谁跟她相处都会有种额外被关照的感觉,谢娇娇也不例外,这就导致姐妹二人平素便非常亲密。

谢晚晴先嫁入东宫成为太子侧妃,还经常叫谢娇娇进宫去陪她。

只是在谢娇娇的赐婚圣旨下来之后,谢晚晴便再也没有找过她了,她几次主动递话进去,也被避而不见。

那时候她不明白为什么,便也堵着一口气不再和谢晚晴来往,渐渐地感情就淡了。

当时她还暗自埋怨谢晚晴,现在看来,那埋怨来的真真是毫无道理。

若她是谢晚晴,心上人娶了与自己关系亲密的堂妹,恐怕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谢娇娇叹了口气,既然这一世什么都还未曾发生,她心里头那些别扭也就理当放下才对。

抬头见钱氏还在紧张地盯着她,谢娇娇笑了笑,刚想解释,外面突然传来丫鬟催促的声音。

原来是谢老太太那边派人来,催她们赶紧准备,要去流云寺上香了。

宽阔的山道上,两辆马车疾驰而过。

谢娇娇陪母亲坐在后面的马车里,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桌子上的点心。

钱氏视线轻轻从她身上扫过,边剥桔子边问道:“怎么,一个噩梦就把你吓成这样,连马都不骑了?”

以往出门谢娇娇总是跟个公子少爷似的,一定要骑着一匹烈马走在马车最前头,最最讨厌钱氏拘着让她坐马车。

可今日钱氏还未说什么,她便自个儿乖乖坐了进来,让钱氏大感诧异。

不过钱氏没往深处想,只以为她是被梦魇着了还没回魂,心疼之余又有些好笑。

她想了想又道,“待会儿到了寺里别乱跑,跟着你祖母一起去让慈安大师给瞧瞧。”

谢娇娇心里正惦记着这事。

慈安大师佛法高深,盛名在外,那么她是重生回来这件事,会不会也被看穿?万一被看穿了,把她当妖孽……

想到这儿,她心里一时有些忐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