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权妃天降:腹黑世子赖上门 > 

救人

第6章 救人

只见水里,一道茜色的身影似美人鱼。

她十分灵动地往兰夫人落水的地方游过去,将即将沉入水底的兰夫人给提起,随后奋力往水面游去。

顾司深站在画舫上,一脸惊愕,他没想到的是苏漫舞竟然还会划水?而且看那样子,似乎技术还不错……

苏仙儿美眸怒瞪着水里的兰夫人和苏漫舞,私心里恨不得这两人被水淹死了才好!

此时,画舫上忽然间一阵微风拂过,带来一丝凉意。这淡淡的凉意,也让一旁被愤怒冲破了大脑的苏仙儿,忽然清醒过来,天,她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苏仙儿眼角余光瞥见一脸冷意的顾司深时,她心里才彻底慌了,她怎么能因为兰夫人说的那几句话就把她推下河呢?

刚刚那么多人都看见是她推的兰夫人,她即使是想为自己开脱,也找不到借口。

“深……深哥哥,不是我,我没有想推她的……深哥哥,我只是一时被怒火冲得昏了头,我……”

“闭嘴!”

顾司深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便将眼神移开。

这个时候,只见围观的人群里发生了一些骚动,方才奋力跳入水中去救兰夫人的苏漫舞,此时正半抱着兰夫人来到了画舫上,她一袭茜色的衣裙,已经变得湿漉漉的,出门时脸上化的精致妆容也是被水冲花了。

虽然苏漫舞看似狼狈,却并没有人去嘲讽她,众人反而十分敬佩,纷纷上前问候。

“漫舞,你没事吧?”

瞧着苏漫舞全身都湿透了,顾司深立即脱下了自己的外袍,快步走了过去,将外袍披在苏漫舞身上。实在是湿了的衣服皱皱巴巴,紧紧贴在身上,隐约可见裹在衣裙下曼妙的身姿。

“我倒是没事,只是夫人却是晕了过去。”

苏漫舞冷声说道,抬起一双杏眼,往假装自己无辜的苏仙儿看去,唇角挂着一丝冷笑,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一脚将苏仙儿踹下了画舫。

众人只来得及听到苏仙儿的一声惨叫,随后便见她掉入了河里。

“顾司深,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也不过就是给她一点教训,让她长长记性!”

转过身的苏漫舞,瞧着一脸震惊的顾司深,拍了拍手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顾司深眼中闪过了一道诧异,前世的苏漫舞性格并非如此,这一世莫非因为他的重生而发生了一些改变不成?

漫舞的性格竟然和前世截然不同,这倒是他意料之外的。

顾司深有心想跟苏漫舞多待一会,但是兰夫人昏迷了,他心中也是有些担忧,只能先把兰夫人送回府。

“漫舞,母亲她昏迷了,我得送她回府,这一次还得多谢你救了她,等母亲醒过来,她一定会记着你的。”

顾司深吩咐小厮将兰夫人带下画舫,他在转身离开之前,还是抬脚往苏漫舞这边走了过来。与苏漫舞说话时,顾司深的语气都是温柔的,眼底甚至都隐藏了一股宠溺。

“世子,客气话就不用说了,我救兰夫人呢,也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只是不想因为苏仙儿的冒失,而害了别人。不管今日落水的人是谁,我苏漫舞都是会去救的,你明白了吗?”

与他相反,苏漫舞的态度十分冷淡。

对上苏漫舞那双冰冷的眸子,顾司深心底微涩,俊美的面容上挂着温柔宠爱的笑。

“漫舞,我让淮安送你回去,今日这件事是苏仙儿的错,我不会放过她的,包括之前她在我们成亲当日推了花轿的事,为夫也都会为你主持公道。”

听到顾司深还在自称为夫,苏漫舞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狗渣男,还有脸在她面前自称为夫?谁给他的脸?

想到这里,苏漫舞心里火气就蹭蹭往上冒。

只见苏漫舞睁着一双杏眼怒瞪着他,“顾司深!你这个混蛋,大骗子!你觉得骗我有意思吗?耍我很好玩是不是?你赶紧走!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你现在就离我远远的。”

苏漫舞只要一想到这些天,她刻意与顾司深假扮的许月川走的那么近,她就想捶死自己,她怎么就没发现顾司深的脸上是戴着人皮面具?

而顾司深世子的身份在她这里不好使,就又换了一个别人的身份纠缠在她这里,她还喜滋滋地以为是自己的魅力,想想真是太丢脸了。

同时心底也是越想越委屈,眼眶忍不住就红了。

瞧着她眼泪即将夺眶而出,顾司深彻底慌了。

“漫舞,你别……哭,都是我的错,我是个大混蛋,我不应该用许月川的身份欺骗你,我只是想逗一逗你,绝对没有故意伤害你的意思,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能不能……就原谅我这一次?”

顾司深的姿态放得很低,俊脸上也是带着愧疚,苏漫舞别过了头,咬牙切齿地说道,“想让我原谅你?你回家做梦去吧!”

说罢,苏漫舞转身拂袖而去。

也没管之前被她一脚踹到了河里的苏仙儿,反正她知道苏仙儿也死不了。

苏漫舞拖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就回了太傅府。

好巧不巧的是,苏漫舞前脚刚进门,苏仙儿后脚也就跟着进来了,想来这苏仙儿一路上应该是都在想法子避免逃过父亲的责罚。

苏宏今日休沐,刚好在家,听门房说大小姐和二小姐都回来了,于是他便出来看看,结果到了门口时,就发现苏漫舞与苏仙儿两人都是一身狼狈。

苏宏那张脸顿时就沉了下来,“你们俩今天都干什么去了,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们看看,你们现在这个模样,身上哪里还有一丝大家闺秀的样子?”

苏漫舞二人自知理亏,被苏宏训斥了之后也就乖乖的站在那,任由苏宏发火。

“问你们话呢,怎么好端端的成了这番模样?”

苏仙儿眸子微微一闪,随后一脸委屈地往地上一跪。

“爹爹,可要为女儿做主,今日姐姐出门去与许公子约会,却不想被女儿与深哥哥看到,她为了不让女儿说出去,竟然把女儿推下了睡,如果不是女儿命大,今儿个爹爹可就见不到女儿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