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权妃天降:腹黑世子赖上门 > 

落水

第5章 落水

顾司深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抬手一摸,两瓣笑裂了的人皮面具掉在了手心里,又啪嗒一声掉在了甲板上。

所有围观的人们都惊呆了,没想到顾世子竟然就是京中首屈一指的富商许月川!

苏漫舞一想到顾司深用许月川的身份给她送了一份礼物,又酸不拉几地用国公府世子的身份送了一份,还有那说得比唱的都好听的“得知她没嫁出去很开心”的话,她现在只想撸起袖子揍人!

“顾司深,你去死吧!”

前世的苏漫舞怯懦温顺,像个没有脾气的泥人,偏偏还跟顾司深把日子过得鸡飞狗跳的,如今她不想嫁给顾司深了,压抑了两世的暴脾气瞬间覆盖了前世小白兔软包子的特性,一只手揪住顾司深的衣领,管他是世子爷还是皇帝老子,先揍一个再说。

说动手,第一次打人的苏漫舞是真的动手。

片刻之后,顾司深光荣顶上了两个熊猫眼,嘴角被打破了,挂着一丝血线,鼻血更是不要命地流,他眼中怀疑自己的鼻骨是不是被打断了。

“嘶!舞儿,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你至于这么认真吗?”

顾司深捂着鼻子,心里又酸又哀怨。

他从各处捡回来的十几个孩子都被哄得乖乖排排坐,她为什么不来哄他?

不哄也就算了,还打他,还专打他的脸!

苏漫舞冷哼一声,丢给了他一个后脑勺:“哼!自作孽,不可活!顾世子还是好生想着吧,一会儿船靠岸了,就跟我去苏家把亲给退了!”

顾司深一听,立马冷着脸跳了起来:“退亲?绝对不可能……”

“天哪!深哥哥,你的脸!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心儿替你去教训她!”

湖边一艘小船迅速靠近,苏仙儿扶着兰夫人站在船头,怒目瞪着画舫上的苏漫舞,眼睛一转,立马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指责苏漫舞道:“姐姐一大早出门,不是要赴许家公子的约吗?怎么这会又到了深哥哥的画舫上了?”

说完这话,她还洋洋自得,等着周围人说几句风凉话,可等了半天,发现周围的人都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她,连兰夫人也是同样的神色。

苏漫舞看了眼她身边的兰夫人,眼中带上几分深思,原来这么快,苏仙儿就把兰夫人给哄好了,这是来干嘛?宣示自己的位置吗?

她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冲顾司深点了点下巴:“这你得问顾世子了。”

苏仙儿和兰夫人坐的小船很快划到了顾司深他们所在的画舫前,船夫和下人们搭了把手,将两人带到大船上,苏仙儿一上了大船就扑到了顾司深的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深哥哥,到底是谁打的你?你这脸伤成这样,疼吗?”

苏漫舞满眼的讽刺,前世可不就是这样,苏仙儿一次又一次在公共场合下宣示自己的主权,将顾司深划归到自己的领地,总是有意无意地给人一种她和顾司深才是一对的错觉,而她苏漫舞则是破坏了两人美好姻缘的坏女人。

顾司深皱着眉,满脸嫌恶地推开她,语气冷漠而疏离:“苏二小姐,请你自重,算起来,我还是你姐夫,这个样子不成体统。”

苏仙儿脸色发白,难以置信地看着顾司深,脸上闪过一抹难堪。

她眸光一闪,转脸恶狠狠地瞥向苏漫舞,突然冲了过去,重重地推了她的肩膀:“姐姐,我已经受够你了!你整日在家里耀武扬威,肆意打骂家仆也就算了,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打我也就算了,可你为什么要对深哥哥动手?为何要一再地伤他的面子?”

她撩起袖子,指着手臂上红肿发胀的鞭痕,两行清泪缓缓落下:“那日你误会我指使了轿夫害你摔跤,你把我打成这样还不够解气吗?”

苏漫舞有些不耐烦。

她很烦苏仙儿这种无穷无尽的蠢招,更痛恨前世无数次中招的自己,她一次次隐忍,换来的是一次次变本加厉的误会,苏仙儿就像是个吸血虫一样紧紧咬着人的命门。

“啪——”

苏漫舞还没说什么,兰夫人突然走上前来,扬手一巴掌扇在苏仙儿的脸上,怒声道:“我真替你姨娘感到抱歉,居然生了你这么个糟心玩意儿!你说舞儿误会你指使轿夫,那轿夫家里的十两银锭子和一袋精米是哪里来的?如果没猜错,你身上这伤应该是苏家的家法吧?”

苏仙儿被打得有点懵,还没回过神来,又是一巴掌扇了过来。

“你不承认陷害嫡姐之事,我念你是个姑娘家,名声坏了不好嫁人,没给你往外传!那天都跟你说清楚了,我茂国公府绝对不会让你这样五行缺德的女子进门的,你居然还敢往我深儿怀里扑!整天深哥哥深哥哥的,这称呼也是你配叫的?你没忘记把我叫来是干嘛的吧?”

不用说,苏仙儿肯定是假装邀兰夫人游湖,然后再假装偶遇来了。

不过苏漫舞被突然发飙的兰夫人给惊呆了,更是被爽到了。

虽然不知道一向耳根子软的兰夫人为什么突然这么强势,但她不得不承认,从小没了娘亲的她这一刻竟然感觉到了一种被人维护的感觉……

“兰夫人,其实你大可不必……”

“兰若微,你去死!”

苏漫舞的话还没说完,苏仙儿突然疯了一样冲了过来,掐着兰夫人的脖子将她推落画舫!

“娘!”

顾司深目眦尽裂,脱了外袍就要冲下去救人,却听旁边茜色的人影闪过,湖面上传来另一个落水声,他看着水中翻腾的两个人,陷入无限纠结之中。

那么问题来了:亲娘和媳妇同时掉进水里,该先救谁?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正当顾司深左右为难之际,湖里的一个人动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