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权妃天降:腹黑世子赖上门 > 

人皮面具笑裂了

第4章 人皮面具笑裂了

只是半日的功夫,太傅家嫡女登门拜访对门富商公子并亲手赠画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都。

苏漫舞一边躲在房里偷闲,一边写了十几种不同版本的传言交给聆心:“聆心,找个伶俐点的小厮把这消息传到街上去。”

“太傅嫡女与富商公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差点指腹为婚,顾世子为后来者。”

“富商公子许以重金求娶不成,闻得心上人未嫁成,回京求娶……”

“传闻富商公子早与太傅嫡女私定终身……”

“不不不!小姐,这是有辱你名节的事,恕聆心办不到!”这些字,每看一行,她的小心脏就颤抖几分,她要是敢帮小姐做这种事,太傅大人得冲过来打断她的腿!

“哎呀,只要忍一忍,有什么事是过不去的?狗男人不能嫁,小姐我得给自己找个好归宿啊。”

苏漫舞不甚在意地拍了拍她的肩,转而灵感爆发,又写了一张。

聆心欲哭无泪,只得抱着一沓纸往外走。

“砰!”

刚出了院门,聆心和一个人直直撞在了一处,她捂着被撞痛的鼻子愤愤地瞪着来人,怒道:“你是哪个院子里的下人,跑到大小姐院子门口鬼鬼祟祟的,是想干什么?!”

小厮连忙道歉,轻声赔着不是:“这位姐姐,我是对门许府的下人,我家少爷约苏姑娘去游湖,这是帖子,还望姐姐替我家少爷美言几句。”

聆心狐疑地看了小厮一眼,接过帖子:“我只说帮你送,没答应你一定帮你请到啊。”

小厮连连点头:“只要送就好,谢谢姐姐了。”

聆心转身又往回走,等在院门口的小厮只等在原地,余光一扫,发现地上竟然掉了一张纸,他捡起来刚看了一句,立马将纸团折叠好放在袖子里,也不等消息了,直接跑回了对门的许家。

“少爷,少爷!不得了了!”小厮跑的气喘吁吁,连口水都没喝就跟倒豆子一样把事情说了出来:“外面那些谣言,那些谣言,都是苏家大姑娘身边的一个丫鬟写的!这是奴才刚刚捡到的纸张,少爷您看看。”

顾司深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突然朗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舞儿,真是太可爱了,我得好好想想,该怎么应对她的这些传言。”

小厮觉得自己该去洗洗眼,他一定是瞎了!

苏漫舞收到了许公子的帖子,抿唇想了想,决定就穿那件原本准备敬茶时穿的茜色衣裙,梳了个可爱有柔美的堕马髻,高高兴兴地前去赴约了。

正逢春日,京郊湖畔相偕出行的男男女女们并不少,许公子约她游湖,倒也十分应景。

“漫舞,你来了?我已经订好了画舫,我带你去看看。”顾司深早就等在湖畔,苏家的马车一到,他就迎了过来,生怕自己的心上人被别人给抢走了。

苏漫舞杏眼桃腮,在春日暖阳下格外好看,一时间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可瞧见她身边的公子,眼神瞬间怪异了起来。

“哎?那不就是最近传言和苏家小姐走得很近的许公子吗?他们一起游湖?”

“可不是,也不知道苏家小姐怎么想的,好好的世子不要,非要一个商贾之子……”

“同人不同命吧,若是我也能得佳人青睐,也不用每年都跟着你们一群糙汉游湖了。”

众人调侃有之,艳羡有之,厌恶有之,苏漫舞统统不在意,就这么跟着许公子上了湖畔上最豪华的一只画舫上。

丝竹舞乐,美酒佳肴,苏漫舞也放松了心情,站在甲板上欣赏着湖光山色。

“我倒是没想到,许公子竟然是如此风雅之人……”

“娘亲!”

一个软乎乎的小东西撞在苏漫舞的腿上,不待她反应过来,画舫的船舱里呼呼啦啦冲出来一群十几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全都朝苏漫舞身上扑。

“娘亲娘亲娘亲娘亲……”

开阔的湖面上回响着十几个孩子像小鸟一样争着叫娘亲的声音,周围的游船画舫上的人全都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之中。

一二三四五六……整整十六个孩子!

他们的脑子里盘旋着一句差点脱口而出的话:苏家小姐,真能生……

嗯?好像有什么不对。

“不对啊!苏家小姐不是还没嫁人吗,哪来的孩子?”

“就是,搞错了吧?”

像是为了回答他们的问题一样,那只华丽吸睛的画舫上,又接连传来此起彼伏的叫声,这次听清了,叫的是“爹爹”。

“哈哈哈哈……乖乖乖,爹爹给你们买糖吃。”

顾司深朗声大笑,对于苏漫舞的尴尬和窘迫视而不见。

苏漫舞被一群小孩子给扒拉了个四脚朝天的姿势,一些胆子大的孩子还争着往上爬,弄得她手忙脚乱,既要护着这个,又要护着那个。

“许、许……”她想了半天,憋不出小竹马的全名,只能闭着眼睛大喊:“许公子,你快把这么多小孩子给带走!”

“带走?带去哪里?这可是我送给苏小姐的惊喜啊,毕竟咱们是青梅竹马,自小就互许终生,你非但立誓非我不嫁,还说要拼着一条命给我生十个八个孩子……”

顾司深掌握着街头闹市区的一手资源,对于苏漫舞的一手谣言更是手到擒来,他这么一说,周围看热闹的游船上都传来不小的哄笑声。

苏漫舞臊红了脸,从孩子堆里挣扎着起身,冲到闲在一旁看热闹的顾司深面前,举着一只粉拳就要打他。

可等她看清了眼前之人的脸,她顿时气得说不出话。

“顾司深!你这个混蛋!人皮面具都笑裂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