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权妃天降:腹黑世子赖上门 > 

小竹马

第3章 小竹马

苏宏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请出家法把苏仙儿和她姨娘狠狠教训了一顿,苏漫舞没工夫看那对母女俩演戏,回了自己的院子里歇着去了。

梦里,她梦到了临死前那根桃花簪子入肉的钝痛,还有不断在身上漫延开的大火,似乎有人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可她听不清,只觉得那声音有些熟悉,温柔缱绻,让她一片心安。

“小姐,小姐?”

耳边传来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苏漫舞睁开眼,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人。

“聆心……”她一阵恍惚,仿佛看见了前世聆心为自己挡下箭矢之时的情景,眼角多了几分湿意。

“小姐,你怎么啦?是不是做噩梦了?”聆心扶着她起身,搜肠刮肚地翻找着有趣的事,想要逗她开心,突然眼珠子一转,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姐还记得跟咱们对门的那家小公子吗?他听说你没嫁去茂国公府,送了好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

“哦?”苏漫舞平复了下情绪,对这事倒是多了几分好奇。

对门那家姓许,是京中数一数二的商户,小时候她还跟许家小公子一起玩过几日,后来许家长辈出门料理生意,那小公子也跟着离开了。

前世的时候倒是听说过他回来,但那时候她已经嫁去了顾家,自然也和许家公子没什么交集。

许家公子是因为她没嫁到国公府,所以才送了礼物来,这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自恋地想了想,该不会是他还记得两人两小无猜时玩乐的时光吧?还是有些什么别的心思?

想着想着,一个十分大胆的想法突然冒了出来,渐渐在脑子里勾勒成形。

如果,她自己找个别的男子出来应付下顾家人,也许,和顾司深的婚事也不会十分难退吧?

好,她单方面宣布,许家公子以后就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小竹马了!

她连忙起身梳洗一番,挑了身最繁复华丽的衣裙换上,又让聆心梳了个望仙髻,画眉点唇,隆重得跟昨日出嫁时一样。

收拾停当后,她又在自己平日作画时存放画作的青花瓷罐中搜罗了一番,选了幅最好看的幽兰图精心装裱好,拿着出了门,堂而皇之地走到青石路对面的许家门口。

“老伯,有劳您通传一声,就说对门的苏家大小姐想当面谢过许公子。”

许家看门的老伯伯悄悄打量了她一眼,浑浊的眼睛里隐藏了几分睿智和精明,满脸慈爱的笑:“好好好,老奴这就去叫少爷出来。”

顾司深出来的时候,看见站在檐下的苏漫舞是他都难得一见的姝色,长裙迤逦,眉若远山,目似秋水,绛唇丰润,看得他又是心动又是心酸。

她在顾家时对他冷冷淡淡,现在却打扮得花枝招展地来给别的男人送礼物,虽然这个“别的男人”也是他,但心里莫名地就像喝了醋缸里的陈酿,都快冒酸水了。

他咽下一肚子的酸水,悄悄摸了摸脸上的人皮面具,摇着扇子走了过去:“苏姑娘,许久未见,有没有想起我这个儿时玩伴啊?”

苏漫舞也悄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唇红齿白,眉目如画,确实是一副好相貌无疑,看着就很加分,但这身形似乎和顾司深那个狗男人有点像,算是个减分项。

总体来说,这个她单方面认下的小竹马还是比较符合她的要求的。

明丽的眸子转了转,苏漫舞掩唇羞怯地笑了,将手里的画卷递了过去,笑着道:“许公子送的礼物我很喜欢,我便将这幅画送给公子,还望公子不要嫌弃。”

顾司深展开画轴,幽兰图,和她一样气质高贵,落款是几个娟秀的蝇头小字,看着就像是红杏要出墙的样子,虽然还是伸到了他家院子里……

“不嫌弃,我喜欢得很。”他磨着牙,挤出了几个字。

苏漫舞点了点头,明眸善睐:“许公子喜欢就好,左右都是邻居,日后应当多走动才是,漫舞这便回去了。”

顾司深抿唇不语,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心里涌起一股戾气,待人走后,抬手就想把画给扔了,可转念一想,还是有点舍不得,算了,先放床头落灰去吧。

刚刚在门口的一幕惹了好些人的注意,苏漫舞心情不错,感觉离和狗男人断绝关系已经不远了,步伐轻快地在苏家花园里溜达,突然转身问了聆心一句:“对了,我的小竹马……额,许家公子,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聆心纳闷地瞅了她一眼,刚想开口作答,却见自家小姐摆了摆手,一脸的无所谓:“算了,不重要。”

聆心一脸懵逼,今天的小姐有点渣。

主仆二人刚溜达了没一会儿,前院的门房突然找来:“大小姐,顾世子让人送了好些礼物过来,都是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小姐要不去前院看看?”

“什么?”苏漫舞皱了皱眉头,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好端端的,他送东西来做什么?他送的什么礼?让魏叔准备一份差不多的,回过去便罢了。”

“这……”门房促狭地挤了挤眼睛,小声道:“都是些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儿,小的瞧着,好像和前些时候许家公子送来的相差不大……”

言外之意就是说,许家公子给小姐送东西的事被世子知道了,顾世子故意拿这事来问罪来了。

苏漫舞冷哼一声,狗渣男,还玩不动你?

她袖子一挥,扬声说道:“那你还不赶紧去把东西退回去,告诉世子本小姐已经有一份了,多了浪费!”

门房和聆心二脸懵逼,今天的小姐果然很渣。

片刻之后,一身小厮打扮的顾司深被苏家的下人请到偏听喝茶,听到门房的回话一口茶差点没呛死,人皮面具下的脸气得通红。

很好,他的舞儿果然变了,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了!虽然两个都是他!

小厮顾司深气冲冲地走了,带走了顾世子精心准备的礼物。

苏家的下人们都战战兢兢,总觉得小姐这是得罪了顾世子了,连苏宏听了这事也将苏漫舞叫来训了一通。

可就在苏家人在这边惴惴不安的时候,顾家那边终于传出动静了。

顾家那边的动静是,没有动静!

礼物退回去了,顾世子竟然没有半句抱怨,直接闷不吭声地把礼物收下了!

以苏宏为首的苏家人总算是松了口气,心下却还是有点犹疑,总觉得顾司深和苏漫舞之间好像有着某种微妙的关系,但旁人却也猜不着。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