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权妃天降:腹黑世子赖上门 > 

画像

第2章 画像

前世可没有这么一出,反倒是她因为未到夫家脚便着了地,额头还磕破了流了血,被人说不吉利。

国公夫人不喜,而苏仙儿并没有被揭穿,反而坐在国公夫人身边大大方方地替她说着“好话”,让她这个苏家嫡女受尽了耻笑。

当时这个男人在哪呢?

似乎是在和苏仙儿眉来眼去,对她根本就爱答不理。

而现在他竟然又说把他的小情人拘禁起来了,要么就是他在说谎,要么,这男人就是个黑心肝的,没心没肺,冷血无情!

既然她重生了,别指着这辈子她会再掉进他这片沼泽地里!爱谁谁!

顾司深皱了皱眉,似乎诧异事情的发展并不如自己料想的那样,为什么?他好不容易重生一次,这辈子想要好好呵护宠爱她一生,她却反手给了他一巴掌?

“舞儿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他心中微涩,嗓音也沙哑了几分:“我从不曾和你的庶妹们纠缠不清,我都未曾看过别的女子一眼……”

“你看没看过跟我没什么关系,总之,今天这事闹成这样,我若是就这么嫁来,只会让两家人都难堪,我爹应该还在这里吧?我去寻他。”

退亲!

必须得退亲!

这狗男人妥妥就是个渣男!

顾司深眸光微闪,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算了,由她去吧,左右还能翻出他的手掌心不成?

苏漫舞离开了新房,由丫鬟带着前去正厅,前世也是这个时候,听闻她出事之后,父亲苏宏当即就从太傅府直奔国公府而来,还为了她和国公府的人大吵了一架,最后不仅让国公夫人对自己格外不喜,太傅府也因此落得个荒蛮无礼的坏名声。

一路看着国公府花园里精致葳蕤的草木,苏漫舞心中多了几分感慨。

前世因为出嫁当日的丑剧,她在国公府的日子并不好过,连走路都是低着头走的,从来没有这么好好欣赏过国公府的园林,如今细看之下,倒是觉得别有景致。

不过再好的景致,如今也与她无关,毕竟她这辈子再也不会嫁给顾司深了。

还没进正厅,苏漫舞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哭嚎,不用多想,定是求着国公夫人将自己放出来的苏仙儿了。

“爹,兰夫人,我真的没有买通轿夫的,是有别人买通了他,那人肯定是见我跟姐姐关系亲厚,故意想着法子害姐姐出丑,顺便离间我们姐妹的感情,我和姐姐平日里是怎么样,爹爹难道还不清楚吗?”

苏仙儿哭得梨花带雨,在两家长辈面前做足了受害者的姿态,这一番说辞一出,倒还真让国公府的兰夫人心软了几分,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

“妹妹和我平日里关系是还不错,”苏漫舞款款走来,俯身朝兰夫人和苏宏行了一礼,眸色淡淡地看着苏仙儿:“妹妹平日里总爱摆弄我的衣物首饰,今儿这身还是昨日找我要去的,只是这荷包的颜色不太相配,妹妹却总喜欢带着……”

她眯着眼睛,淡笑着看着苏仙儿眉宇间的那丝慌乱,突然伸手将她遮遮掩掩的荷包抢了去,从里面掏出一张折了几折的纸,慢悠悠地展开来,仔细欣赏。

“呵,我自小与国公府世子定下婚约,没想到妹妹竟然对自己未来的姐夫如此上心,走哪都带了他的画像,这心思还真是九转玲珑啊。”

苏宏脸色大惊,抢过画像看了一眼,突然扬手一巴掌扇在苏仙儿的脸上,怒声道:“你还有没有点羞耻心?竟然敢做出这等不知廉耻的事来!我太傅府的脸全都被你丢光了!你给我滚!我苏家没有你这样辱没门风的女儿!”

连画像都藏了,苏仙儿即便有两张嘴,都解释不清轿夫的事了,而苏宏与亡妻情意深重,当年纳了苏仙儿的母亲,也是被硬塞进来的。

原想着留个香火,却没想生下来还是个女儿,便歇了这般心思,苏仙儿这个庶女就显得可有可无了。

苏漫舞扶着苏宏走到一边坐下,轻声安慰道:“爹,您消消气,您应该庆幸,幸好今天我们和顾家的亲没有结成,否则妹妹的事要是传出去,丢的是两家的脸,还不如现在这般,苏顾两家留点往日的情面,日后即便不做儿女亲家了,也能在一处聚一聚。”

她这么一说,兰夫人倒是琢磨出有些不对,连忙开口:“舞儿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嫌弃我家深儿了?”

“不敢,”苏漫舞福了福身子,笑意恬淡:“也许是我与世子缘分太浅,这才触了这样的霉头,况且我这不争气的妹妹做出这样的事,外面恐怕都已经传开了,不管怎么处理,都会招人闲话,这亲事只怕得再等些时日了。”

前世没过多久,顾司深的爹就意外出了事,到时候顾司深有的忙了,只要这亲事能一拖再拖,她就有办法让亲事作废。

“这……此事恐怕也只得这样了。”

茂国公不在家,兰夫人也没了什么主意,只是看着地上捂着脸窃喜的苏仙儿,心中多了几分不喜,出声道:“苏家的家事我也不便多说,不过啊,正经小姐该是个什么样子我心里有数,我家深儿资质平庸,倒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配的。”

苏漫舞要的就是这句话。

前世的时候,苏仙儿不是一心想当茂国公府的世子夫人么,如今兰夫人发话了,爹爹但凡要点面子,都不会再将苏仙儿嫁来茂国公府。

不过,她倒是有些奇怪了,兰夫人前世对她总抱有莫名的敌意,也许是听了什么人的挑唆,可这一世怎么反而还帮她说话来了?

苏宏老脸微红,也坐不住了,带着两个女儿灰头土脸地回了苏家。

苏家人走后,顾司深从门后走出,缓步走至兰夫人身边,脸上有些失落:“娘,你怎么不留下她?”

“怎么?这就舍不得了?”兰夫人掩唇轻笑,肆无忌惮地调侃着自己的儿子:“原先你说那些流言是假的我还不信,不过我今日看见了苏家的大姑娘,还真觉得有几分顺眼,反倒是那个二姑娘,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苏家人。”

顾司深轻哼一声,眸中闪过一抹幽光,幽幽道:“确实不像。”

前世他为了不让苏仙儿嫁进来,费了不少力气才揪住她的小辫子,还真的让他查出点什么来了。

不过,这些事还是留着给舞儿慢慢撕着玩吧,他只要护着她点就好。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