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权妃天降:腹黑世子赖上门 > 

重生

第1章 重生

天欲雪,寒风吹卷着苏漫舞单薄的衣衫。

她俯身在地,下半身的浅色衣裙开出星点斑驳的红梅。

“漫舞姐姐,你瞧见了没,如今你的双腿都被我废了,深哥哥都没有出现呢,你心里,一定很失望吧?”

一身茜色滚银狐毛边斗篷的俏丽女子款款走来,轻盈的莲步像是一点一点踩在苏漫舞的心上,动听悦耳的声音直戳人肺腑。

“咳咳……”

苏漫舞咳了口血,冻得通红的手抚上自己的脸,笑得明艳而招摇:“我没想到,我掏心窝子对待的人竟然是匹面目丑陋的豺狼,你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应该是我娘把我生得比你美吧?”

她笑得灿烂,心中却苦涩不堪。

她恨这张脸,恨这京城第一美女的声名,此刻却成了唯一能够嘲讽苏仙儿的地方了。

苏仙儿眼神阴鸷,突然从袖子里抽出半把剪刀,狠狠划破苏漫舞的脸,掐着她的下巴看着她脸颊上狰狞的伤口鲜血淋漓,朱唇勾起一抹满意的笑。

“姐姐你倒是说说看,如今一比,谁更惨?”

她遗憾地摇了摇头,兀自叹息:“可惜了,姐姐不管是美还是不美,深哥哥从来都不会多看你一眼,哪怕你嫁与他为妻,他甚至都不愿与你同住一房,反倒是……”

苏仙儿突然垂眸轻笑,清纯可爱的面容配上满脸羞怯,让苏漫舞感觉无比刺目。

她缓缓抬起头,看到簪在苏仙儿乌发上的浅粉色的桃花簪,突然笑出了声:“哈哈哈哈……苏仙儿,你竟然戴着我曾戴过的簪子,顾司深他穷得连根簪子都买不起了吗,居然送你一根破烂货!垃圾,和你倒是般配……”

苏仙儿摸了摸头上的桃花簪,姣好的姿容戾气尽显,可还没回过神来,人已经被苏漫舞扑倒在地,狠狠地按压在冰冷的青石砖上。

“这根簪子是我的,你不配!”苏漫舞扯着她的头发将桃花簪夺了过来,借着她挣扎的力道,滚到了院中的石灯笼处堪堪停下。

“苏仙儿,你才是最可悲的那个人,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早已经被顾司深看在了眼里,在他心中你一无是处,而躲在你身后的那个人,才是最后的赢家,我是输了,但你也没赢!”

苏漫舞脸上划过两行清泪,高高扬起簪子,刺进自己的左胸。

“啪!”

灯油打翻在苏漫舞素色的衣裙上,寒风中几欲熄灭的火星瞬间演变成一片幽蓝的火光,从她的腿渐渐往上蔓延。

“不!”

院子外一个高瘦的身影踉跄着冲了进来,却在看到院中的景象时失神地愣在原地。

苏漫舞眼前模糊一片,冲着迟迟赶来的人露出一抹释然的微笑。

“苏漫舞——”

顾司深正要冲过去,一个绯红的身影突然扑进他的怀里,苏仙儿泪眼朦胧,死死地抱住他的腰,苦苦哀求:“深哥哥,不要去,她死了,我们才能真正地在一起!”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苏漫舞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她想,那一定是她的心脏,那颗总是为顾司深跳动的心。

“真、真好,终于不用再,互相折磨了……”

她和顾司深成婚的这五年里,好好的一个茂国公府被闹得鸡飞狗跳,她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细碎的雪花纷扬而下,苏漫舞感觉到寒风中冰冷的凉意,如同生命一样静寂无声。

“苏漫舞,谁允许你死的?我不允许!”顾司深双眼猩红,一把推开怀里的苏仙儿,飞奔着冲了过去,将沉睡在火中的女子紧紧搂在怀里。

“漫舞别怕,我陪着你,为夫陪着你。”

……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暖风中一顶红轿,从城东苏家,抬入城南茂国公府。

眼看着喜轿停在了顾国府门口的火盆前,扶轿的粉衫女子有些着急,时不时抬眸看向马上一身红衣的男子。

她咬了咬牙,冲前面的一个轿夫使了个眼色,轿夫立马脚下一个趔趄,摔到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脚踝不住地哀嚎。

失了一方轿夫的花轿立时东倒西歪起来。

苏仙儿假装扶住花轿,顺势推了一把,轿子倒还不至于倒地,但轿中顶着盖头的新娘却一头从花轿中栽了出来,额头直直地磕在青石板上,生生晕了过去。

苏漫舞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熟悉的房间,满目皆红,晃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睛。

“你醒了?”一张眉目如画的俊脸探到了她眼前,温热的大手覆在她的额头上,顾司深点了点头,笑得如漫春风:“总算是退烧了。”

苏漫舞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总算明白这里为什么看着这么熟悉了。

这是茂国公府,她和顾司深的婚房!

好端端的,怎么还做起了少女怀春的梦了?

当初她嫁给顾司深的时候,因为苏仙儿突然表演了一出,顾司深都没有进婚房一步……

等等!

她悄悄将手放在被子里,悄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顿时疼得龇牙咧嘴,紧紧地咬住唇瓣。

顾司深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脸上流连,将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眼中藏匿着一丝笑意。

“不用想了,你不是在做梦,今天是我们的大喜之日。我已经查清楚了,是苏仙儿买通了轿夫,害你摔下了轿子,为夫已经将她关起来了,只等你醒了以后再发落。等这件事处理妥当,为夫再补上同你的拜天地之礼,可好?”

“什么?”苏漫舞没顾得上听清后面那句,立马从床上弹起来,狐疑地打量起眼前的男人:“你……将苏仙儿关起来了?是你亲自下的令?”

顾司深并未回答,只是挑了挑眉表示默认,抬起修长如玉的手,将她脸颊的碎发拨至耳后。

“啪——”

苏漫舞反手将他的手拍开,明艳出尘的脸上尽是冷漠:“世子自重,你我并未拜堂,并不算夫妻,你这般很不合适,况且,据我所知,世子和我的庶妹们关系不错,世子还是莫要太过绝情的好,免得日后后悔又诬赖旁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