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无罪谋杀 > 

幸存者(3)

第6章 幸存者(3)

几个老头老太太本来还很气愤,见这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怕把人摔坏了,急忙七手八脚扶她,没想到一碰到那女人的身体,把大家都吓了一大跳。

他们感觉自己抓到的都是一根根骨头,根本没肉。这个女人简直活脱脱一具骷髅。

就在这时,女人吃力仰起了头,盯着把她推倒的老太太。

老太太眼中猝然出现了一张稀烂稀烂的脸,还在从脸上往下流着鲜红的粘糊糊的东西。

老太太吓得差点儿背过气。

就见女人张开嘴,有气无力的说:“救救我……救救我……”

老头老太太急忙报了警。110和120一起赶到。

女人被送进了第一人民医院,当时女人十分虚弱,各项生命指标都非常低。经过一番抢救,女人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医生们惊异的发现,女人胃里没有任何食物,她是被活活饿成现在这样的。

一个大活人怎么会被饿成了皮包骨,而且被毁了容?

在场的110警察感觉情况严重,不是他们能处理得了的,马上向市刑警队汇报,市刑警队派人赶来,询问受伤的女人,结果发现了更棘手的情况。

这个女人失忆了。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家住在哪儿。

她只能模模糊糊的回忆自己的遭遇,却又描述不出来凶手的相貌特征和具体的犯罪过程。就凭这些少得可怜的线索,刑警们根本没法入手。

在这种情况下,特案一组出马了。

这个部门受到省公安厅刑事调查局直接管辖,专门处理各地上报的悬案疑案,有时候也与其他省市联合行动。

可以说,这个部门的探员都是上级领导从基层选拔上来的精英。

可是这一次,面对一个失忆的被害人,精英们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一连串的难题摆在眼前:

女被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青年公园里?

她究竟是在哪里遭遇凶手袭击的?

是她逃出来的还是被凶手放了?

她为什么会失忆?

凶手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

特案一组接到任务的两天里走访排查了几十人,调用十几条路口的监控摄像,希望能查到女被害人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但收效甚微。

从一些不连贯的路口监控中发现,女人大概是从城郊101国道那个方向过来的。而青年公园在城市边上,距离高速路收费站只有半小时的路程。不过101国道收费站附近的监控中并没有发现女人的身影。特案科经过分析认为,女被害人有可能是从101国道附近的公路过来的,那条路是城区连接城郊的一条岔路。沿途经过许多村镇。

这样一来,搜索范围就太大了。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这起案子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三个月前的那起丧尸啃脸案,至今,那个举止古怪的凶手仍然踪迹全无。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特案一组决定寻求一位能力出众的心理医生查明女被害人为什么失忆,能不能通过某种手段让她恢复记忆。

听杜志勋讲述完了经过,丁潜沉吟了一会儿,问:“杜组长找我,是想让我给她催眠吗?”

杜志勋微微点头,“不错,我们确实有这个打算,如果你能做到的话,不妨一试。”

“试试倒没什么,我只是有一点奇怪。”

“哪里奇怪?”

“杜组长既然根本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找我来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心里会觉得,你们公安系统有很多犯罪心理专家,根本没必要找我一个外行。”

杜志勋表情微变。

他毫无提防,对方竟然能说中他的心事。

他重新打量面前这个温文尔雅,看着有点儿弱不禁风的男人。

“我并没有这么想,丁医生,请不要用你的职业习惯随便猜忌别人。”杜志勋嘴角撇出一丝冷笑。

“很不巧,杜组长,我不但会催眠,我还知道一点儿测谎。你现在瞳孔收缩,眉毛眉梢上挑,嘴角扭曲。却偏要作出微笑的表情,这是伪造身体语言的特征,说明言不由衷。”

杜志勋十分尴尬,古铜色的面庞泛起怒色。

他正要发作,就听有人说道:“小丁,别开玩笑了。是我把你推荐给杜志勋的。”

说话间,一个气度不凡,已经开始谢顶的五十多岁男人走到两人近前。

丁潜看见他,表情露出一丝诧异。

杜志勋马上恭敬的向那人问好:“宋局你来了。”

“宋局?”丁潜稍一愣神,随意回过味,调侃道:“老宋,你现在官运亨通,都当局长了。”

“我当初就跟你说过,跟着我干,早晚能给你弄个官当当,你不是不干嘛。”

郭蓉蓉很惊奇,忍不住问,“宋局,这个人难道过去还是警察吗?”

“不是在编的,不过跟我一起办过几桩案子,也算半个警察了,要不是他不愿意,我当初就把他拉进来了。”

“既然不愿意当警察,那干嘛还帮着一起破案嘛,难道丁老师喜欢重口味的东西?”

“别胡说,其实是……”

宋玉林动动嘴刚要说,看见丁潜狠狠瞪了他一眼,赶紧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

这一细微的举动却没逃过杜志勋的眼睛,他冷眼旁观,不置可否。

宋玉林对杜志勋和郭蓉蓉说:“你不要以为丁医生年轻,他可是身怀绝艺呢。”

“宋局,你就那么相信他的催眠术能让这个女的把什么都记起来?”郭蓉蓉有话不说憋得慌,以她和丁潜的接触,除了觉得这个人有点儿夸夸奇谈,并未发现他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对于他的能力郭蓉蓉将信将疑。

“如果他都不行,恐怕也就没有其他人行了。”

宋玉林转过头热切的问丁潜,“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小丁?”

“我还没答应呢,”丁潜冷冰冰回答。“我说过,我再也不想参与你们的案子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不想为难你,但是这次情况特殊,我们必须让那个女人回忆起来,否则就太迟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