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雄才 > 

惊讶

第6章 惊讶

许国华浑身一颤,这个声音,就是她!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端再次问起,“许国华,是你吗?”

“是我。”许国华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承山来的电话,除了你没有别人了。”

许国华感觉自己的鼻头微微有些发酸,孙思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这个号码整个承山市,也就许国华一个人知道。

“你,还好吗?”许国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

“嗯,还好。”孙思颖轻轻的答应了一声,两个人再度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足足过了快有一分钟,孙思颖率先打破了沉默,“找我有事吗?”

许国华尴尬的挠了挠头,“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讲。”

“没关系,不管我能不能帮得上忙,说出来我也能帮你想想办法啊。”孙思颖的话如同微风,却深深扎进许国华内心深处。

“事情是这样的……”

足足五分钟,许国华才把事情给孙思颖讲清楚,当然也包括庞明虎的那一席话。

“好的,我会给爸爸讲的。”孙思颖自然明白许国华的用意,这个电话是冲着老头子来的。

“谢谢你。”许国华低声呢喃道,声音小的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那……再见。”孙思颖的尾音有些颤抖着说道。

第二天上午,当许国华赶到交警大队的时候,政委高昌明的身影正好站在他办公室的门口。

“小许,你过来一下。”高昌明说完向后走去,许国华跟着到办公室内。

高昌明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浓浓的吐出一口烟雾后将烟蒂按到烟灰缸里,“小许,你爸的事情局里知道了。经党组紧急研究,决定先对你停职。”

“你说什么?”许国华拍桌而起,一张帅气的脸庞变的愤怒无比!

许树人的事情现在还在侦查阶段,并没有定论。换句话说,即使有了定论,也和他许国华没有多大的关系。

“小许,你先冷静下。”高昌明摆了摆手示意许国华别激动,然后才是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爸的这个事现在市里边还没有定论,而且就算有了定论,也和你没有多大的关系啊。”

许国华马上点头,还不待说话,高昌明的声音就是又响了起来,“但是这个事情是市里定下来的,我也没有办法。作为一名警察,服从命令是天职!”

许国华愣了片刻,叹了口气。

高昌明说的没错,这是市里的决议,又岂是自己说推翻就能推翻的?

走出交警大队,许国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按理说,县委再大,也大不过市委,自己是市政法委书记樊胜利一手提拔上来的,县委书记张小东和县长李满军怎么敢轻易地动自己?

除非……

许国华深吸一口气,想到,除非是樊胜利出了问题。

如果说他跳水救樊胜利,还能说是单纯的救人,那么当樊胜利提拔自己时,他的身上就被打上了樊胜利的烙印。

一旦樊胜利倒台,那么他必定难以幸免!

难道说,父亲的事,牵扯到了市里大人物之间的争斗?

想着想着,许国华看到路边有一家餐馆,便走了进去,想吃点东西。

“吃点什么?”许国华刚刚进去,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精瘦男子迎上来问道。

许国华找了个靠里的位置坐下,开口道:“红星的二锅头拿几瓶!”

“得嘞!小曼,赶紧给客人拿酒。”

“您的酒。”一道悦耳的声音骤然间在许国华耳边响起。

“赵小曼?”许国华抬头看着来人,略带惊讶的说道。

面前的女子身材高挑,比例协调,一双眼睛十分灵动,看着许国华也是流露出一丝惊喜。

“许国华?”

许国华连连点头,两人是高中同学,甚至还坐过整整两年的同桌。高中时,赵小曼可是班级里的红人,是市首富的千金,多少人心中的女神,许国华心中还悄悄暗恋过她,只不过碍于身份没敢接近。

“你怎么在这里?”许国华惊讶地道。

“我家……我家破产了,父亲承受不了,自尽了。”赵小曼苦笑着摇了摇头,显然是不愿多谈:“前些日子我母亲去世,我回来料理丧事,正好我哥开了餐馆,我就过来帮帮忙。”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这些。”许国华有些手足无措。

“没关系。”赵小曼笑了笑,道:“都过去了,人总是要向前看的。你呢,最近过得怎么样?”

许国华露出一丝苦笑,把父亲和自己的事大概讲了讲,最后道:“算了,老同学好不容易重聚,咱们不聊这些不开心的,喝酒!”

他将杯中的二锅头一饮而尽,喝的太急,猛地咳嗽了几声,脸被呛的通红。

“你慢点喝!”赵小曼急忙站起身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谢谢。”许国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好些了,伸手原本打算将赵小曼给拉回来,可是不巧的是,赵小曼正好起身,许国华不小心碰到了人家的香肩。

“那个,抱歉啊。”许国华尴尬的缩回了手,赵小曼脸色通红,一双眼睛都快滴出水了。

“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赵小曼的声音犹如蚊鸣,低的根本就听不清。

许国华喝着酒,嘴里嘟嘟囔囔不时说着什么,可是站在一边的赵小曼脑海里却一直闪烁着刚刚的一幕,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许国华喝着喝着就醉了,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

无奈之下,赵小曼只能将许国华扶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将许国华扔到了床上。

半醉半醒间,许国华伸出双手,下意识地搂住了赵小曼,赵小曼一惊,却没有闪躲,而是期待地闭上了眼睛,眼睫毛紧张地微微颤抖。

她等了半晌,却没有等来想象中的柔情,疑惑地张开眼,发现许国华已经彻底睡死了。

赵小曼深情地盯着许国华帅气的脸庞看了许久,小心地替他盖好被子,轻手轻脚地下楼了。

许国华睁开眼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告别赵小曼兄妹后便往家里走去。

“国华,你犯什么错误了,怎么就被停职了?”许国华刚刚开门,就听到母亲刘红梅一脸焦急的问道。

“你们单位的人今天给家里打来电话了,让我转告你,停职期间不能出门去外地。”

“妈,我就工作上出了一点小问题,不是大事……”许国华连忙说道。

刘红梅也不听解释,坐在沙发上就开始抹眼泪。

突然门铃声响起,两人都是一怔,现在所有人都巴不得躲自家远远的,哪还有人主动找上门啊?

“我去开门。”刘红梅抹了把眼泪起身去开门,许国华从兜里拿出烟盒,刚刚把烟塞到嘴里,就听到刘红梅一声大叫!

许国华连忙快步向门口走去,当看清来人后,双眼猛地一红!

站在门口的,正是刘红梅的丈夫、许国华的父亲,被市检察院带走了数天之久的许树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