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沧海不语年少时 > 

第2章 只要你能消气

第2章 第2章 只要你能消气

当年,洛家村的村民将感染了鼠疫的家禽丢弃到芸海以南,那一处正是鲛人的家园。

出生不久的小鲛人们因此死伤了好几个。

鲛人族的王子,蓝阗气不过,要给洛家村的人一个教训。

不料洛家村恰逢百年难遇的风暴潮,加上蓝阗的推波助澜,终于酿成大祸。

洛家村本可以不用死那么多人,而玉笙烟只来得及救出年少的霍爻……

淹了全村,绝不是蓝阗的本意啊!

但恶果既已造成,霍爻的任何报复,她都认了。

“对不起……”她的泪水化为鲛珠,扑簌簌滚落。

“告诉我,其他鲛人在何处?”霍爻轻抚着玉笙烟苍白的脸,柔情蜜意地许下承诺,“如果你能将它们引来,我允许你留在我身边。像以前那样……”

玉笙烟贪恋的看着霍爻眸中的柔情,为什么这样的眼神却是假的!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她没来得及阻止蓝阗,没来得及救其他村民……

对不起,她也有要守护的东西,她绝不会出卖族人们……

“我总会找到它们。”霍爻眼底的深情转瞬即逝,脸色更冷硬了几分,“玉笙烟,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以后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后悔!”

泪水一串串掉落,化为鲛珠落到地上。霍爻走过,踩碎,像是踩在了玉笙烟的心上。

她仿佛看到一道无法跨越的天堑横在了两人之间。

此后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每天都有医生来固定取心头血,日复一日,血流出的速度越来越缓慢。

医生忍不住说:“日日如此,她很快就会衰竭而死的。”

闻言,霍爻冷硬的面庞也无一丝波动,“死不了。”

都十余日没有进食,脸色也只是苍白了些,果然是怪物,可怕可憎。

玉笙烟苦笑,他是不信还是不在乎?

她是有自愈能力,但如今她的伤口愈合得越来越慢,终有一天,无法痊愈,渐渐溃烂……

地下室骤亮,几个仆从提着水桶鱼贯而入,“哗啦——”

一桶桶的海水泼到玉笙烟身上,瞳孔倒映出女子诱人的身材,不过这一切对霍爻来说,毫无兴致。

不,他有兴致,折磨她的兴致。

裙摆下,纤长的双腿很快化为湖蓝色的鱼尾!

“赟洲爆发瘟疫,《金匮要略》记载,鲛人的鳞片入药,有奇效。”霍爻温柔抚着那绝美的鱼尾,眼眸深处闪过毒辣之色。

玉笙烟打了个寒颤,那双昔日珍视爱抚过鱼尾的手仿佛带上了刺,光是这么轻抚,都让她不寒而栗。

“可惜现在就你一条鲛人,拔光你的鳞片,也只是杯水车薪。说,你的族人到底在何处?”

玉笙烟摇摇头,握住霍爻的手,目光沉痛而又清澈。

“阿源,能用的,都拿走吧,只要你能有一点点消气……”

霍爻一怔,像是被火烧到般甩开玉笙烟的手,冷笑道:“如你所愿。”

两个仆从上前,目不斜视,下手却毫不留情。

鳞片被狠狠撕扯,玉笙烟忍不住惨叫出声,脸色霎时惨白,冷汗如瀑!

有那么一瞬间,霍爻感觉心脏某一处像是被什么蛰了下,玉笙烟痛不欲生的模样竟然令他心颤。

那感觉太微弱又或者是被他下意识的压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懊恼烦躁,自己为什么会对这种跟自己有深仇大恨的怪物心软?

霍爻强迫自己从始至终的看着,甚至带着一丝残忍的笑。

让鲛人一族血债血偿,这只是开始!

“还是不肯说吗?你又有多少鳞片可以剥除,嗯?”

玉笙烟那被咬破的殷红的唇艰难地蠕动着,一开一合,他不由的露出得意的讥笑,凑近她,听到的却是——

“阿源,现在,你心里有好过一点点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