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权倾天下:王妃狠绝色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王府的侍卫得知沐芷兮要用马车出去,说什么都不肯放行。

早在半个时辰前王爷离开的时候就吩咐过,无论如何都要看好王妃,不能让她出新房。

他们也都清楚,沐芷兮嫁给王爷,那是千万个不愿意。

否则也不会在今日大婚拜天地的时候当众掀了自己的盖头,并且对王爷出言不逊。

现在宫中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王爷没回来,这女人就想着要逃,当他们这些侍卫是摆设么。

“不行,没有王爷的命令,王妃不得私自离府!”

秋霜讨要马车不成,只能回来劝说自家小姐。

“小姐,要不我们还是在府中等王爷回来吧?都这么晚了,您出去也不安全啊。”

沐芷兮二话不说,直接将桌上的酒杯狠狠摔在地。

一听到屋内的声响,护卫们立马破门。

沐芷兮用碎瓷片对准了自己白皙的脖子,面对那些护卫,镇定果决地要挟。

“不让我出去是么,那我保证等你们王爷回来,他见到的将会是我的尸体,这样也无所谓么?”

她太了解萧熠琰,让护卫看着她,是怕她逃走。

但若是她伤了分毫,这些护卫只会是吃不了兜着走。

护卫们生怕她真的会伤害自己,只能按照她的要求准备马车。

秋霜在后面佩服得不行。

她好说歹说了好一会儿,那些护卫都不松口,小姐才几句话,护卫们就怂了。

宫门口。

沐芷兮想要进宫,但没有皇帝传召,即便她是战王妃、皇家的儿媳,也同样不得入内。

前世也是如此。

在大婚当日,她在沐婉柔的教唆下,当众给萧熠琰难堪。

拜天地的时候,她自己揭了红盖头,欲撞柱子以死明志。

她当场撞晕,天地没有拜成,直接被送去新房。

那时宾客众多,甚至皇上和太后亲临。

她的举动是藐视皇威,给皇家抹黑,皇上要让萧熠琰休妻,甚至要处死她,最终是萧熠琰进宫替她求情,她才能够安然无损地继续做战王妃。

错是她犯的,没道理只让萧熠琰替她承担。

所以她实在想要进宫,想当面向皇帝认错。

只不过,她重生后脑子一热,忘了进宫需要传召这回事儿了。

子时,夜风有些寒冷。

今晚时不时电闪雷鸣,酝酿着一场大雨,但此刻,只有大片乌云涌动,雨点儿迟迟未落。

暴风雨前的宁静,往往等待是最煎熬的。

一刻过后,她终于得到了太后传召,于是立马便入了宫门,循着前世的记忆直接前往太后的坤宁殿去。

若是一切都和前世一样的话,那么现在萧熠琰应该就在坤宁殿。

前世,因为她在成亲这日闹出的事,萧熠琰为她挨了二十杖,那个时候她还幸灾乐祸,但他也是人,二十棍子打下去,他也会疼啊。

或许比起身体上的痛,更加伤他的,是她对他的漠不关心吧。

思及此,沐芷兮越发加快了脚步。

然而在途径御花园的时候,她突然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

“兮儿?”

萧承泽刚从其母妃的寝殿而出,在宫中见到身穿一袭嫁衣的沐芷兮,他差点以为自己看错。

前世的记忆一幕幕浮现,沐芷兮双手紧握,眸底泛着一抹幽冷。

萧承泽......

前世那个利用她、抛弃她、背叛她,狠心将她五马分尸的畜生!

想不到,她居然这么快就见到他了。

“兮儿,你不在战王府,跑到宫里来做什么?”

御花园这边素来人少,萧承泽胆子甚大,说话间手就伸了过来。

沐芷兮非常自然地侧身,避开他,福身行礼。

“男女有别,齐王殿下请自重。”

萧承泽俊朗的脸上微露诧异。

沐芷兮一直心系于他,今日还为了他在大婚上以死明志,现在居然跟他说什么男女有别?

“兮儿,这儿没什么人,让我看看你的伤如何?”

他眼底隐藏算计,再次将手朝着她额头上的伤口而来。

这次,沐芷兮直接用手挡开。

她抬眼看向萧承泽,神情一片漠然冷酷。

“如今我已为战王妃,此举不妥。若是被我夫君瞧见了怕是会误会。”

“兮儿,此处没有外人,你我不必这般......”

“我让你别碰我,齐王这是听不懂人话吗!”沐芷兮满是不耐,声音也拔高了些许,“是不是要让我把人喊来,你才知道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

沐芷兮的态度格外刚硬,眼中满是对萧承泽的嫌弃和厌恶。

这一刻,不只是萧承泽诧异,就连她旁边的婢女秋霜也是震惊有余。

小姐不是最喜欢齐王殿下了吗,平日里私底下见了他都非常温婉羞涩的,怎么今晚好像看齐王很不顺眼的而样子啊?

萧承泽愣在原地,伸出去的手悬在空中,盯着沐芷兮打量了好一会儿。

眼前这人,是沐芷兮也不是?

她明明爱慕他到了死去活来的地步,怎么会这般跟他说话?

还有,她那是什么眼神,嫌恶他?

这贱人有什么资格嫌恶他?

要不是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看在她外祖父的势力上,他怎么会假意对她温柔。

不识好歹的贱人......

“秋霜,我们走。”沐芷兮冷冷地对着婢女吩咐了声,而后看都不看萧承泽,直接越过他继续往坤宁殿的方向去。

萧承泽却忽然拽住了她的胳膊,不死心地问。

“兮儿,你是不是在怨我?但我真的多次向父皇求娶过你,无奈皇命不可违......你放心,今日你在大婚上闹出那些事后,父皇和皇祖母已经有意让五弟休妻,到时候我就能够娶你......”

听到这些话,沐芷兮心中怒壑难平,眸间露出犀利的光芒。

前世,萧承泽也是像这般花言巧语地哄骗她,那时候她天真蠢钝,所以真信了他的话。

她信他真的会娶她,所以将一颗心都给了他。

可结果呢,他又是怎么对她的。

在她帮助他暗中对付萧熠琰,帮他如愿登上皇位后,他居然要她去死,还要册封沐婉柔为后。

萧承泽这满口谎言的卑鄙小人,她要是还再信他的话,前世就白死了。

而且现在,他不可能真的让她和萧熠琰和离。

因为他惦记着萧熠琰手中的兵权,他无时无刻不想要萧熠琰的性命。

他对她步步为营,实则是将她当作一颗安插在萧熠琰身边的棋子。

与此同时,不远处,宫宇的廊檐上,驻足着一个容貌冷峻的男子。

见到沐芷兮出现在宫中,并且和萧承泽在一块时,男子的目光瞬间变得清冽刺骨。

袖袍中,他双手微攥,眸底燃着愠怒。

近身侍卫陆远低声提醒说:“主子,那好像是王妃。”

身为战王萧熠琰的贴身侍卫,陆远巴不得自家主子能够听从太后和皇上的意思,休了沐芷兮这个女人。

她都嫁给他们王爷了,居然还跟齐王藕断丝连,真是不守妇道。

而且这要是私底下偷偷见面也就罢了,居然还夜会于宫中,胆子忒大了些。

“府中护卫,一律杖责三十。”萧熠琰低沉的声音透着夜间的深沉与寒冷,一张脸也是白皙得可怕。

一帮废物,连个女人都看不住,是不把他的命令当回事儿么。

萧熠琰迈开步子,瞳孔一点点缩紧。

刚才萧承泽所说的话,他可都听见了。

说什么他与沐芷兮和离后就要娶她,沐芷兮呢,也这么想么。

这边,沐芷兮刚想要怼萧承泽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脚步声。

而后她一转身,便看到了心心念念的萧熠琰。

不同于面对萧承泽时候的嫌恶和不耐烦,她瞬间喜形于色,甚是激动地朝着萧熠琰跑去。

“夫君!”

一道红色的身影就这么直接落入怀中,萧熠琰的瞳孔微微震荡,稍显意外。

这是沐芷兮第一次与他亲近,她居然对他主动投怀送抱!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