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权倾天下:王妃狠绝色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不要——”

北燕皇宫内,女人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划破死寂,紧接着就是一阵痛苦的哭喊。

“萧熠琰,你不要死!你怎么这么傻,明知道是陷阱还要过来送死......”

沐芷兮的脸上满了慌乱,无助地用双手摁着男人的伤口,他的血仿佛被掘开的井水汩汩而流,怎么都止不住。

血,染红了她的双手,也染红了她素色的衣裙。

战场上威名赫赫的战神——战王萧熠琰,为了救自己的王妃,只身前来皇宫,而宫内早已是天罗地网。

看着沐芷兮那哭花了的脸,萧熠琰艰难地抬手。

“别哭,不要让我的血脏了你,本王不能再护你了,答应本王,好好活下去,你......自由了......”

说完,他终是咽了气。

沐芷兮满眼慌乱,泪水翻涌。

萧熠琰是她的夫君,但她从未爱过他。

甚至,她帮着他的对头不止一次地暗中陷害。

她恨他对自己强取豪夺,恨他棒打鸳鸯,让她没法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

但现在,她心爱的男人为了权力利用她,将她作为诱饵,成功除掉了他的眼中钉。

自由了吗......

这些年,她无时无刻不想着逃离萧熠琰的魔爪,现在他因她而死,她的自由,是他用命换的。

不知道为何,她的心好痛。

明明恨萧熠琰,明明巴不得他去死,可现在他真的死了,她却高兴不起来......

沐芷兮颤抖着声儿,冲着殿内那个穿着尊贵龙袍的男人悲伤质问。

“萧承泽,你说过不会要他性命,你说你只要兵符的,他是你同父异母的兄弟,你怎么忍心下手......”

萧承泽目光阴狠毒辣,“大胆!居然敢直呼朕的名讳!”

紧接着,他对前来救驾的一众侍卫下令。

“战王意图谋反,今已被朕当场斩杀,涉事者一律格杀勿论,包括战王妃。”

沐芷兮不可置信的瞳孔一缩。

“你要杀我?!”

“姐姐,夫妻二人生则同衾死则同穴,如今皇上成全你与战王情深,你该谢恩才是啊。”

庶妹沐婉柔模样美丽,脸上是一抹不怀好意的冷笑。

这一刻,沐芷兮突然就顿悟了。

原来从头到尾,她都是萧承泽手中的一颗棋子。

她笑得无比凄凉,看向萧承泽,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痛到不能呼吸。

“你说你会封我为后,都是假的吗?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萧承泽,我真是信错你了!”

当初是谁说这辈子都不会负她,是谁说不嫌弃她嫁过人,要让她做他的皇后。

可笑她因为他那些空口承诺,费尽心思帮他登上皇位。

她外祖父一家本可以不用牵涉这皇权之争,却成为萧承泽夺权的棋子,落得个全家被当街斩首的下场。

可如今他居然要杀她。

好一个负心薄幸之人!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跟皇上说话呢,清君侧本就是你该做的,如今大局已定,你也算是死得其所啊。”

一个蠢货,怎么配跟她争,不过是为她做嫁罢了。

“来人,还不快将罪臣之妇拉下去,斩立决!”

萧承泽对沐芷兮非常厌恶。

她模样丑陋,还是不洁之身,他怎么可能让她做自己的皇后。

而且靠女人得来的皇位,定然会遭人诟病。

杀人灭口才是上上之策。

“皇上,明日就是封后大典,不如等姐姐观礼结束后再行刑吧。对了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从明日开始,我便是这北燕的皇后了呢。”

她的眉眼之中满了得意之色,炫耀式地挽上萧承泽的胳膊,宣示她的主权。

“皇后......”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原来沐婉柔早就和萧承泽勾搭在一块儿了。

枉她之前居然还傻傻地帮妹妹寻觅良婿,她真是太傻了。

被自己最信任的两个人背叛,沐芷兮泪水汹涌,爬起身怒斥。

“萧承泽,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的皇位是我外祖父一家用命换来的,为了救你,我们的孩子也夭折腹中,你说此生若有负于我就遭万箭穿心,萧熠琰不该死的,该死的是你!是你——”

“放肆!”

被当众怒骂的萧承泽愤怒十足地对着沐芷兮猛踹了一脚。

沐芷兮一口鲜血吐出,眼中是不屈的倔强。

沐婉柔一副单纯无辜的模样,假装上去扶沐芷兮,却是在她耳边低声开口。

“姐姐,你那死去的孩子可不是皇上的种哦。你这副尊容,皇上可下不了手,所以他让我去找了个马夫来跟你交好,而且他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我,如今丞相府也将你视为弃子,否则你以为我如何能够顺利被封后?你输得彻彻底底啊,你的脸是被我设计毁的,你娘也被我娘毒死了,现在连唯一爱你护你的战王都被你害死,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够护你周全。”

刺骨的真相让沐芷兮心中一阵恶寒,同时怀揣着对萧熠琰的愧疚,沐芷兮猛地推开沐婉柔,“狗男女!你们简直该死!”

她恨不能亲手杀了眼前这对狗男女。

沐婉柔故意摔倒,满脸委屈。

“皇上,我好心扶姐姐,她竟这般对我。”

萧承泽心疼地扶起沐婉柔,“柔儿,朕这就砍了这贱人的手帮你出气!”

萧承泽怀抱着沐婉柔,“把这罪妇拉下去,五、马、分、尸!”

侍卫们架起沐芷兮,将她无情拖走。

轰隆隆!

外面雷声大作。

沐芷兮的手脚和脖子跟五匹马绑在了一块儿,它们朝着各自的方向狂奔,她的身体便被活活撕扯开。

“萧承泽、沐婉柔!你们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他们利用她、伤害她,这辈子她蠢透了,若是能够重来,她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她要让他们血债血偿!!

......

轰隆隆——

一道白色的闪电劈开夜空的混沌黑暗,照得整个战王府亮如白昼。

大红帐、双喜烛,合卺酒点滴微动,喜榻上寓意着早生贵子的物件颇具讽刺。

沐芷兮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然后很快便反应过来——她重生了,而且重生到了她和萧熠琰成亲当晚。

这个时候,萧熠琰还好好活着,外祖父他们也都还活着,母亲没有死,她的脸也没有毁容......

丫鬟秋霜一边收拾屋内的狼藉,一边好言劝说。

“小姐,就算你再不喜欢战王,也不能在婚礼上当众揭盖头撞上柱子啊,还好没什么大碍,否则......”

“萧熠琰呢?王爷呢?他在哪儿?”

沐芷兮不顾自己额头上的撞伤,抓着秋霜的胳膊,瞳仁颤动。

“小姐,王爷进宫了,听说皇上和太后定要让王爷休了您......”

“备马车,我要进宫!”沐芷兮双目泛着晶莹,是重生的喜悦。

秋霜的话戛然而止,而后转动着她那双黑溜溜的眼珠子,一脸诧异。

“小姐,你怎么突然要进宫啊?”

沐芷兮没有时间向秋霜说明情况,毕竟关于她重生这件事,实在是有些荒诞的,说出来也没人会信,说不定反倒会以为她是魔怔了。

她要进宫,是因为萧熠琰。

前世她辜负了萧熠琰对她的一片真心,这一世,她要一一还给他......

但她刚出房门,就被护卫给拦了下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