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余生不相逢 > 

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第3章 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陆昀泽忽然抬起头,冷静得像是在评论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女人。

仿佛一把利刃,刀尖上闪着寒冷的锋芒,在众目睽睽之下刺进我的胸膛。

最痛的感觉不是那些讨厌你,从来都不给你好脸色的人带给你侮辱和伤害,而是你用生命去守护,用全部去爱的人猝不及防的冷言冷语。

“你在胡说什么,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

“林昭尔,你做了什么你自己知道,我不想重复。”陆昀泽尽量压低声音,可我听得出,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但我究竟做过什么事情让他如此般刻薄,我丝毫没有头绪。

“你不嫌丢人我还嫌,有些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没工夫跟你磨嘴皮子。”

我咽了咽口水,“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昀泽的声音压下来。

“乔夏怀孕了,最近就先住在这。至于你,林昭尔,收起你的脾气,我不想看到乔夏在家里受到一丝委屈,必要的时候尽量照顾她一下。”

好似当头一棒,我刚才还被人骂是个不下蛋的老母鸡,转眼间家里就来了一个怀孕的女人,这一切还真是讽刺。

“你是在逗我吗?丈夫把怀孕的前女友领回家还扬言要我照顾,凭什么?”

“就凭你生不出孩子。”陆昀泽没有犹豫,沉着脸像是变了一个人,斩钉截铁的宣告我,看,这个家不会给生不出孩子的女人留一席之地。

我想哭,但当愤怒和绝望积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反而笑了。

“阿泽,你别为难昭尔了,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乔夏楚楚可怜的看向陆昀泽,脸上写着委屈两个字。

“这不管是谁生的孩子呀,只要是昀泽的亲骨肉就行,小夏,你就住在这,别跟阿姨客气,谁要是欺负你,我第一个不同意。”

亲骨肉?这三个字一笔一划刻进我的心脏,我想反驳,想大闹,想宣告自己得女主人地位,但竟然可笑得找不到一个理由,我连陆昀泽的脸都不敢看。

婆婆眉开眼笑地看向乔夏,手挽手,仿佛她们才是一家人。

倒是陆昀泽,愤怒的拿起我的箱子,一只胳膊拽着我,拉到了卧室。

他的力气太大,根本不由得我有任何反抗。

“砰”的一声,卧室的门被重重的砸上。

“我看了新闻,俄罗斯暴雪,你根本不可能是今晚回来。”

陆昀泽没有理我,而是放开箱子,将我打横抱起来。

“你放开我!去陪你的前女友啊,她都有你孩子了,你还缠着我干什么?用不用我给你们腾房间?”

“别动。”

陆昀泽将我轻轻放在床上,转身在床头柜找到了一个创可贴,撕开包装,对着我的脸认真贴下去。我根本来不及躲。

他总是这样,让你绝望,有又在绝望中给你一丝希望。

“你根本没去俄罗斯对不对?为什么回来都不告诉我?”

“是不是因为我生不出孩子,所以你才去找的乔夏?”

“还是…因为你从来没有放下她?”

面对我一连串的问题,陆昀泽都选择了沉默。半晌,他才再次开了口。

“孩子生下她就会离开,我已经安排好了,她不是胡搅蛮缠的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