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脉天师 > 

赵家

第6章 赵家

房间中。

气氛压抑沉默。

云诗雨一动不动,呆若木雕。

随着女儿的逝去,时间仿佛停止,不再流动。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

云诗雨不想理会。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却越发急促,恨不得砸门进来。

“不是让你滚吗?我不想再看到你......”云诗雨愤怒,打开门的瞬间,却愣住了。

门外。

并非叶轩。

而是一位都市丽人。

她容颜姣好,皮肤白嫩。

提着香奈儿皮包,带着古琦蛤蟆镜。

“表姐,你终于开门了。”都市丽人捏着鼻子,皱眉说道:“你家真臭,充满了穷酸味。”

云诗雨认出对方是二伯家的女儿,云倩倩,与自己有很深的矛盾,如今突然登门,绝对没有好事。

二话不说,直接关门。

“别关门啊!”

云倩倩伸出皮包,卡在门缝中。

“表姐,我们可是好闺蜜,不请我进去聊聊吗?”

云诗雨面若冷霜:“云倩倩,你趁我怀孕,架空权利,抢夺青云公司,这就是好闺蜜吗?”

毕业之后,她开了一家公司,蒸蒸日上,市值过亿,被评为阳城十大女青年企业家之一,然而这一切,都被云家人处心积虑的夺走了。

“都这么破落,还敢跟我横。”云倩倩不爽的撇嘴:“你知不知道赵飞扬死了,赵家大怒,迁怒云家集团,损失了好多生意,这把爷爷气坏了。”

云诗雨一惊。

婚礼时,她昏了过去。

没看到叶轩对赵飞扬的血腥复仇。

云倩倩说道:“现在只有你能平息赵家怒火。”

“与我无关!”

云诗雨拒绝,准备赶人。

云倩倩笑道:“你就不关心你父母的情况吗?”

“他们怎么了?”云诗雨一惊,之前她住在娘家,为了不连累父母,才特地搬了出来。

云倩倩阴恻恻道:“赵飞扬因你而死,而他们是你父母,自然被赵家记恨,如果赵首富怒火无法平息,想必你父母没有什么好下场。”

云诗雨脸色难看。

脑中浮现父母的慈爱,越发的不忍。

云倩倩趁热打铁:“表姐,那可是你爹妈,只要去赵家道个歉,就能保下来。”

“好!”

云诗雨有了决断。

“你等等,我收拾一下。”

“小白,妈妈很快回来。”云诗雨亲吻女儿额头,心中暗暗发誓,要保护自己的家人。

离开之前,她偷偷带上一把水果刀。

“上车吧!”

云倩倩等候多时。

她开着一辆宝马五系,相当霸气。

云诗雨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曾经的商务车。

“表姐,当年我给你开车,作为秘书的时候,就决心超越你,活出自己人生。”云倩倩握着方向盘,得意微笑。

云诗雨懒得理会。

“哼!”

云倩倩撇撇嘴。

没有收获优越感,略微不爽。

但一想到云诗雨的下场,她浑身兴奋,脚踩油门。

轰隆隆!

天空阴云翻滚。

时有雷霆,破开天地。

将凄厉风雨,映照更加苍白。

也将赵家庄园,衬托的更加诡异可怖。

“为什么是红绫!”云诗雨下车,眺望偌大庄园。

随着赵飞扬的死去,赵家大操大办,可是房梁之上,挂的不是祭奠的白绫,而是猩红的血绸。

“你进去就知道了,我还有生意,先走一步。”云倩倩冷笑,一打方向盘,消失在风雨中。

甚至连一把雨伞都没留下,云诗雨只能冒着雨,湿漉漉的走进赵家大宅。

“来了!”

门口一个美妇人。

她体态丰腴,穿金戴银。

这是赵飞扬的母亲,王淑慧,眼神寒冷。

“伯母,还请放我父母一马?”云诗雨头发湿漉漉垂下,低头哀求。

啪!

啪!

啪!

王淑慧暴怒。

上去就是重重三巴掌。

“小贱人,你有什么资格谈条件。”

“害死我的宝贝儿子,我要你和叶轩生不如死。”

一想到被分尸的儿子,王淑慧面目越发狰狞,恨不得把云诗雨碎尸万段:

“来人,嫁衣呢?”

顿时。

几个老妈子上前。

手里捧着精美的凤冠霞帔。

“你们想干什么?”云诗雨预感到不妙。

王淑慧阴恻恻道:“飞扬这么喜欢你,我当然要为你们举办冥婚,让你下阴间服侍飞扬。”

“我不同意!”

云诗雨大惊,剧烈反抗。

赵飞扬害死了小白,是她平生最憎恨的人。

“由不得你!”

砰!

王淑慧一脚踢出。

踹进了云诗雨柔.软的肚子。

痛的她脸色涨红,倒在地上,弓着身子。

几个老妈子赶紧上前,将猩红的嫁衣给云诗雨套上。

此刻!

乌云遮蔽如夜。

寒风呜呜,大雨瓢泼。

远方还传来了唢呐的苍凉曲调。

云诗雨无力的,屈辱的被拖进了赵家庄园。

轰!

推开门。

视线豁然开朗。

前面就是赵飞扬的灵堂。

却挂着猩红的绸缎,点着红蜡烛。

乍一看,还以为是喜堂,红红火火,非常喜庆。

但是红蜡烛,红灯笼上,贴的并非“囍”,而是“奠”,堂中还摆着一具金丝楠木棺材。

赵百川站在堂上,低垂双眉,神情哀痛,似乎还无法接受丧子的打击:“吉时已到,新娘也入场了,开始冥婚。”

轰隆!

一声雷鸣。

云诗雨毛骨悚然。

“我警告你们,别过来!”

缓解腹部剧痛后,她立刻抽出水果刀。

云诗雨拼了命的挥舞,夺路而逃,想逃离这个魔窟。

“小贱人,嫁给飞扬,是你十辈子修来的福分,你竟敢不从。”王淑慧的耐心消磨殆尽,怨毒道:

“来人,给我狠狠的打,让她知道什么是三从四德!”

几个保镖膀大腰圆。

瘦小的云诗雨根本无法反抗。

被轻易夺走水果刀,重现拖回了灵堂。

这些保镖毫不怜香惜玉,一拳又一拳蹂.躏云诗雨。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云诗雨骨头都被打断了好几根,嘴角溢出鲜血,头发散乱,还沾满泥土。

整个人奄奄一息。

原本洁白的皮肤,满是乌青。

“别打死了,还没拜堂呢?”赵百川冷冷一句。

一场暴行结束。

意味着另外一场暴行的开始。

“还不把我儿子请出来。”王淑慧坐在高堂上。

一众保镖打开棺材,架出了赵飞扬,四肢已经缝合,还穿着一套黑红色的古代状元服。

他的脸色惨白如纸,双目瞪裂了眼角,残留着死前最绝望的痛苦,简直就是地狱爬出来的索命恶鬼。

“现在开始拜堂!”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