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脉天师 > 

血参

第5章 血参

“好晕!”

云诗雨悠悠转醒。

空洞的双眼,刚刚经历一场噩梦。

扫视周围环境,泛黄的天花板,熟悉而狭窄的房间。

我不是在阳城大礼堂吗?

怎么回家了?

“小白!”

云诗雨骤然惊醒。

发现女儿就躺在枕边。

原本鲜红的脸庞,已然苍白。

“小白,小白,求求你别离开妈妈!”

云诗雨扑在女儿身上,泪水涌出,泣不成声。

尸体的冰冷,犹如绝望大手,将她拖入一场永恒的噩梦。

“诗雨。”叶轩发现妻子苏醒,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别哭坏身体,我已经为小白报仇。”

云诗雨转过头,看着这个曾经深爱的男人,哭红的眸子带着陌生,还有幽怨:

“你消失了整整六年,还回来干什么!”

叶轩愧疚的低下头:

“对不起。”

“这六年我在龙虎山修道。”

“为了你们不受我命格的影响,所以断绝消息。”

云诗雨猛地直起身子,双目瞪大:“原来你没有投军,我不是军嫂,小白也没有一个英雄父亲。”

叶轩胸口一塞,急忙辩解道:“诗雨,我虽然没有投军,但如今已是龙虎山当代天师。如今我回来,就是弥补之前的亏欠,我会让你......”

“骗子——”

云诗雨悲痛欲绝。

原来我爱的人是这种货色。

什么天师,骗小孩都不敢如此敷衍。

“我嫁给你,空耗六年青春,也守了六年的活寡。”

“你这种负心汉,怎么还有脸回来,口口声声说弥补,可女儿都死了,你拿什么弥补!”

叶轩咬着牙,许诺道:“我会复活小白。”

云诗雨愣住了。

脸上浮现厌恶之色。

死而复生,天大的笑话。

“当年我瞎了眼,才会爱上你。”

“滚!我的女儿死了,我的丈夫也死了!”

叶轩喉咙里像是卡了一块石头,任何的辩解,在妻子的苦楚前,都是那么的苍白可笑。

“等我!”

他有了决断。

捏着拳头,起身离开。

随着房门关上,云诗雨像是被抽去了骨头,无力瘫软床上,只是抱着女儿尸体,无声流泪。

门外。

叶轩胸中无尽苦闷。

他依着小楼的栏杆,眺望风雨,长长叹息。

“门主!”

青龙恭候多时。

“事情我已经办的差不多了。”

“所有药材都收集齐全,只是主药血参,是回春堂的镇店之宝,他们根本不卖。”

叶轩目光一锋:“带路,我要亲自登门。”

很快。

他们离开小楼。

青龙开车,狂踩油门。

叶轩闭目,为复活女儿做准备。

理论上,只要没过头七,就有还魂的机会。

而想要活死人,必须肉白骨,龙虎山的血元返身汤能让小白脱离死相,就差一根血参。

车辆行驶。

不多时便到达目的。

前方就是回春堂,一家百年医馆。

名声很大,因此前来抓药的人,排起了长长队伍。

青龙停好车,解释道:“回春堂的林老爷子,可是一位神医,闻名阳城,血参是他的珍藏,就在内堂。”

叶轩下车。

如同出鞘的宝剑。

无视排队的人群,冲入内堂。

映入眼帘的是一排玻璃橱柜,存放各种老药。

百年黄精,紫灵芝,何首乌,冬虫夏草......以及被摆放在最高处的血参。

血参只有巴掌大小,根须虬曲,宛若红玉,在灯光的照耀下,泛出晶莹光泽,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三百五十年。”

叶轩一眼看出血参年份。

二话不说,对着玻璃橱柜,全力一拳。

轰!

一声爆响。

防弹玻璃当即炸裂。

叶轩取出血参,露出笑容。

药材年份很足,足以熬煮血元返身汤。

“喂!”

“放下血参。”

刚才的动静实在太大。

以至于内堂的医师,全都围了过来。

领头的是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穿着白大褂。

“小兄弟,入室抢劫可是重罪,如果不想坐牢,就放下血参,我可以不追究。”

叶轩淡淡说道:“这支血参,我买了。”

“这是非卖品!”

林松柏冷着脸,招了招手。

顿时,反应过来的保安,将叶轩团团围住。

“所谓的非卖品,只是价格不够高而已。”叶轩收好血参,许出一个令人疯狂的价格:

“若你出售,许你一个人情。”

闻言!

全场炸锅。

林松柏怒不可遏。

还没有人敢这么戏弄他。

“一个人情换血参,你以为你是谁?”

“即使是阳城首富,也不敢如此嚣张。来人,给我把他拿下,押解巡捕房。”

七八个壮汉取出弹棍,电击枪,就要动手。

“住手!”

青龙站了出来,和气道:

“林神医,门主急需血参,还请松个口。”

“当年神医救我一命,所以我提个醒,门主的一个人情,可比血参值钱太多。”

林松柏怒火更甚,骂道:“白眼狼,当年你被砍成重伤,我竭力救你一命,你却谋夺我的血参。”

“难道这小子的人情,能换一个亿吗?”

“能!”

叶轩开口:

“我赶时间,刷卡。”

说着,取出一张黑色银行卡。

上面还有金色纹路,描绘龙虎交汇的图案。

“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货色。”林松柏压根不信,但还是拿出了刷卡机,要看叶轩出丑。

然而。

黑卡刷过。

叶轩输入密码。

“叮!”

“已收到转账。”

“一亿!”

林松柏傻了。

赶紧取出手机。

转账短信已经到达。

那一连串的零,更是恐怖。

周围医生也惊呆了。

“不可能吧!”

“整整一亿现金啊!”

“卖了回春堂,也没有这么多钱。”

林松柏的手都在颤抖,连忙打电话给银行确认。

结果收到了肯定答案,甚至银行总经理直接来电,以最卑微的态度,求他办理理财业务。

“阁下是谁?”

林松柏不断大喘气。

叶轩懒得回答,转身离开。

青龙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

“林老,你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以后别打听门主身份,因为知道真相后,你会后悔死的。”

什么!

林松柏惊骇。

这个青年到底什么身份。

一亿财富只是芝麻,比不上他的人情。

“我到底错过了什么!”林松柏心脏停滞,脸色紫青。

“糟了,老师心脏病犯了,快用速效救心丸。”一群医生手忙脚乱,林松柏这才没有后悔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