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脉天师 > 

报仇

第4章 报仇

哭声。

撕心裂肺。

回荡礼堂之中。

云诗雨泪水无法止住。

“小白,求求你睁开眼,妈妈不能没有你。”

对她而言,小白就是全世界,这六年困苦生活,女儿是唯一的阳光,是她的精神支柱。

如今。

女儿死了。

云诗雨的世界崩塌了。

抱着小白的尸体,像是抱着块冰。

彻骨的寒冷,如同刀刃一般锋利,狠狠刺入心脏。

“你在骗我,小白没有死,这一定是梦......”云诗雨承受不住打击,痴痴傻笑,瞳孔发散开来,失去光华。

叶轩见此,心都要撕.裂了。

“乞丐!”

赵飞扬玩味至极:

“你女儿死了,恭喜恭喜。”

青龙气的跳脚:“玛德,会不会说话啊!”

“小公主遭遇厄运,绝对是你指示的,良心被狗吃了。”

赵飞扬大方承认:“没错,要不是我授意,赵虎也不会毫无顾忌,谁叫这小杂.种咬了我一口。”

叶轩双目染上血红,欲要杀人。

“别生气啊!”

“我送你一个小礼物。”

赵飞扬阴笑一声,取出一支录音笔。

传来小白的惊恐声音:“坏人,别过来,小白不怕你。”

“小杂.种,敢惹赵少,下辈子投个好胎吧!”赵虎冰冷无情,掐住小白的脖子。

这个人渣,将一个六岁孩子,按在了厕所水池中。

“坏人......放开我......咳咳咳......”

“爸爸......你在哪里......”

“妈妈......救命......”

“我怕......”

......

小白声音越发衰弱。

叶轩怒血沸腾,眼角瞪裂,钢牙都要咬碎。

赵飞扬脸上露出病态的享受:“这个小杂.种活力真强,整整挣扎了三分钟才断气。”

“畜生!!!”

叶轩彻底癫狂。

犹如出笼的吃人凶虎。

抓住赵飞扬的左手,猛地一扯。

刺啦一声,血肉撕.裂,筋骨折断,一条手臂硬生生撕了下来,鲜血奔涌而出,极度血腥。

“啊!!!”

赵飞扬凄厉惨叫。

剧痛如同海啸,崩溃理智。

“好痛!乞丐!你死定了!我赵家......”

咔嚓!

又是一条手臂。

带着鲜血,被扯了下来。

血腥程度,令全场宾客尖叫不断。

“敢动我女儿,敢辱我妻子,我让你不得好死!”

叶轩双目猩红,已经彻底化作复仇的凶兽,看着躺在地上挣扎的仇人,抬起脚狠狠踩下。

咔嚓!

咔嚓!

咔嚓!

一脚又一脚。

叶轩疯狂发泄怒火。

赵飞扬的双脚,一点点被粉碎。

从脚掌开始,到小腿,至大腿,全都被踩成肉泥。

“痛!痛!痛!”赵飞扬绝望之下,被削成.人棍,承受无与伦比的痛苦,双目泛白,就要被活活疼死。

“别这么快死啊!”叶轩残忍一笑,看着人棍赵飞扬,不断渡送灵气,为他续命,并且保持清醒。

“太恐怖了!”

“杀人了,快报警!”

“这个魔鬼,好变态的手段!”

那些达官显贵,吓傻了,惊恐如同鸡仔。

他们养尊处优,哪里见过这种血腥场面,一张脸煞白,双腿瑟瑟发抖,胃里一阵翻腾。

胆小者更是惊叫连连,互相踩踏、

礼堂乱成了一锅粥。

“该死!”

“快救少爷!”

十几个保镖冲出来,满脸骇然。

之前叶轩出现,他们就想拦下,可惜赵飞扬作死,喝退保镖,刺激叶轩。

“一边凉快去。”

青龙负手,拦在前面。

天师正在报仇,岂能打扰。

说罢,就是一套连环霹雳腿法。

十几个保镖都没有看清楚,就被踹飞出去。

“救我......”

赵飞扬足足挣扎十几分钟。

才带着无尽的痛苦,彻底咽气,死不瞑目。

一群保镖已经吓傻:“你杀了少爷,赵家不会放过你。”

叶轩看着死去的仇人,脸上怒火褪去,只余下哀伤:“你说反了,是我不会放过赵家。”

“让赵半城趁早解散赵氏集团吧!”

说罢!

他抱起妻女。

缓缓离开了大礼堂。

只余下满地的狼藉与血腥。

还有颤抖的保镖。

不久。

一群人进来。

“发生什么了?”

“为什么婚礼满地狼藉?”

这群人衣着华贵,显然不是一般人物。

“飞扬!”

赵百川尖叫一声。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谁杀了我儿,还将他削成.人棍!”

赵百川抱着儿子残缺的尸体,仰天怒吼,悲痛万分。

众人震惊。

赵飞扬死了。

死在大婚当天。

而且死法过于血腥。

许多宾客受不了,干呕起来。

更多宾客则是侧目,看向一位胡须花白的老人。

他穿着一身大红福纹唐装,虽然面容苍老褶皱,但是精神矍铄,立在原地,就如同一座山,透着大人物的气度。

正是赵半城。

浑浊双目中透出惊人寒意。

令周围一群达官显贵脖子一缩,大气不敢喘。

“董事长!”

一道哭声传过来。

十几个保镖带伤爬了过来。

“说,我儿子怎么死的?”赵百川脸色痛苦到扭曲。

保镖跪在地上,惶恐道:“婚礼进行到一半,云诗雨的前夫叶轩出现,当众抢婚。”

“随后大开杀戒,活活撕碎少爷。”

赵百川怒不可遏。

他抓着保镖衣领,愤怒咆哮:

“那你们为什么不保护少爷,一年五十万的工资,不是让你们在这里看戏的。”

保镖们恐惧道:“董事长,那个叶轩不是人,一招就撂到十几个兄弟。而且他还说,赵氏集团如果不解散,他就亲手摧毁整个赵家。”

一众宾客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嚣张了,要知道赵家在阳城可是一手遮天,巿长都要礼让三分。

“好好好,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这么激怒我!”八十多岁的赵半城,浑浊眸子闪烁杀意。

他看向身边一人,有些恭敬的询问道:“陈先生,你能看出对方的来历吗?”

陈鹤一袭布裳,留着一撮山羊胡,像是算命先生,踱步而来,扫视陈飞扬的尸体:“如此力道,想必叶轩是一个低级武者。”

赵百川想到了什么:“听说叶轩投军六年。”

赵半城邹巴巴的老脸上,布满寒霜:“就算他是军中高手,杀了我的孙子,也必须偿命。”

陈鹤摇摇头,叹息道:“赵少爷命中注定一劫,本想借助云诗雨的命格化解,可惜终究没有逃过。”

赵百川抱着儿子,更是悔恨无比:“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前往机场,迎接哪一位大人物。”

传闻,龙虎财阀的高层降临阳城,他们才离开婚礼,火急火燎的前往机场,希望花费十亿请对方挂名,成为名誉董事。

可惜人没有见到,赵飞扬也死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