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脉天师 > 

婚礼

第3章 婚礼

七夕节。

牛.郎织女来相会。

这是叶轩向云诗雨表白的日子,也是女儿的生日。

“竟然是今天!”青龙战神脸色苍白,女儿生日作忌日,对于天师而言,又是一个打击。

叶轩嘴唇颤抖,极力挤出一个笑容。

“小白!”

“爸爸回来了。”

“以后谁都不能欺负你们。”

叶轩取出书包里的小熊,拉开背后的拉链。

里面藏着十几颗奶糖,脱去糖衣,叶轩吃了一颗,好甜的糖,为什么这么苦涩。

“小白,很快我们就能一家团圆了。”

叶轩嚼着奶糖。

从包里取出一把小梳子。

轻柔的给女儿梳理头发,抚平痛苦。

小白仿佛没有死去,只是躺在父亲怀中,沉沉睡去。

车内!

充斥压抑气氛。

只有手机,自动播放。

很快跳到下一个文件夹,署名标注为“录音证据”!

录音开始播放。

“云大校花,你想去哪里啊?”

这是赵飞扬的声音,飞扬跋扈,叶轩永远不会忘记。

“别以为你不停搬家,就能逃得了赵少的五指山,劝你还是从了吧!”赵虎恶狠狠说道。

“赵飞扬,毕业多年,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录音里传来云诗雨惊慌的声音。

赵飞扬哈哈大笑:“小爷我最记仇,你当年为了一个穷小子拒绝我,我可记得清清楚楚......”

“啊......”

“小杂.种,敢咬我!”

小白奶气说道:“不准欺负妈妈!”

“爸爸很快就会回来,到时一定打倒你们这些坏人。”

赵飞扬凶狠说道:“你就是叶轩女儿,越看越窝火,赵虎,给我狠狠教训她。”

接下来。

传来巴掌声音。

妻子在哀求,女儿在哭泣。

赵飞扬得意大笑,享受蹂.躏弱者的快.感。

轰隆隆!

车窗外,电闪雷鸣。

苍白电光映照叶轩的狰狞。

眉宇之间,戾气蒸腾,仿佛腾烧凶火。

他紧紧抱着女儿的尸体,一颗又一颗咀嚼奶糖,杀意越发炽盛,几乎要吃人。

“一群畜生玩意!”

此时!

阳城大礼堂。

灯光璀璨,一片喜庆。

牧师祝福,亲朋汇聚,欢声笑语。

洁白高耸的殿堂,鲜花洒落,聚集许多达官显贵。

“云家真是有福气,这都能攀上赵家。”

“你要是能生出一个仙女,也有这待遇。”

“不过我看新娘不高兴啊!她好像是二婚?”

台上。

站立一对新人。

新娘盛装出席,惊艳众人。

明眸皓齿,朱唇玉齿,一双明眸剪秋水。

她像是画中走出来的美人,皮肤白.皙,露出精致如玉雕的锁骨。

穿着一套华丽的西式婚纱,果露的手臂,犹如洁白象牙,捧在手中鲜花,也在她惊心动魄的美丽下,黯然失色。

“诗雨,怎么不高兴啊!”赵飞扬穿着一套西装,长得有点小帅,但脸色呈现出纵欲过度的虚浮。

他不断打量云诗雨的傲人曲线,咸猪手按捺不住。

云诗雨垂头。

眉间是化不开的冰。

睫毛颤抖,道不尽的辛酸。

“赵飞扬,只要我们成婚,你就放了小白吗?”

不久之前,赵飞扬带人上门,抓走小白,以此作为要挟,逼她低头。

赵飞扬抓着云诗雨的玉手,来回抚摸,嘿嘿笑道:“放心,我最讲诚信,只要你与我洞房,把我服侍舒坦了,我就放了那个小杂.种。”

“还有别苦着脸,大师说过,你是极品旺夫命格,与我八字六合,天生眷侣,要不然我父亲也不会同意。”

云诗雨强忍恶心,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请新人交换戒指!”

牧师开口。

婚礼进入高.潮。

赵飞扬取出一对钻戒。

大大咧咧给自己带上一枚,笑道:

“带了这大钻戒后,你就是我赵飞扬的妻子了。”

云诗雨看着递来的戒指,殷红嘴唇颤抖不止,心中更是充满了抗拒与厌恶。

但是为了小白,再屈辱都要忍着。

只是......

云诗雨心房一跳。

脑中不禁浮现那个负心汉的模样。

还是忘不了他,以至于伸出的玉手,不禁一缩。

“怎么,你反悔了?”赵飞扬捏着女款婚戒,双目微微眯起。

“我......”

云诗雨欲言又止。

赵飞扬不爽撇嘴:“不愿意嫁吗?”

云诗雨沉默的低下头,捏紧的拳头微微的发颤。

啪!

赵飞扬愤怒。

一巴掌狠狠甩了过去。

“云诗雨,别给我老子装贞.洁。”

“一个二婚的女人,老子愿意娶你是你的荣幸。”

“你要是嫁,就痛快一点。要是不嫁,别说那小杂.种,就连你,也别想好过。”

云诗雨娇躯颤动,脸上浮现猩红的掌印,孤零零站在台上最瞩目的地方,像是被世界抛弃,没有一个宾客为她说话。

“最后问一次,嫁不嫁?”赵飞扬冷声道。

云诗雨屈辱的哽咽:

“我......愿......”

“他不愿意!”

砰!

一声爆响。

大门被轰然踹开。

两道人影,矗立在门口。

外头,阴雨连绵,狂风夹杂着暴雨。

这两人突兀出现,背负雷霆怒火,从黑暗中走来。

“他们是谁?”

“那个人,不就是......”

“是叶轩,云诗雨的前任丈夫!”

一众宾客议论纷纷。

叶轩无言。

抱着女儿横穿礼堂。

屋外寒风,吹进了温暖的礼堂。

混杂叶轩的杀意,令所有宾客打了个激灵。

“叶轩!”

云诗雨美眸瞪大。

不敢相信,简直就是做梦。

消失了六年的负心汉,最关键时刻出现。

“小白!”她看到叶轩怀中的女儿,喜悦的无法形容。

云诗雨急忙提着修长的裙摆,如同出逃的公主,急忙扑了过来:“小白,妈妈好担心你......”

葱白指尖触碰小白的脸颊。

“好冷!”

云诗雨吓到了:

“小白,你是不是生病了。”

“不要吓妈妈,快醒过来,我们去医院。”

青龙不忍的低下头:“嫂子,小公主被他们害死了。”

云诗雨愣在原地,抱着女儿的尸体,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你骗我!”

“小白绝对不会死的!”

“小白,快醒醒,妈妈带你去游乐园......”

说着说着。

云诗雨泪水决堤。

哭的好绝望,太无助。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