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脉天师 > 

天师下山

第1章 天师下山

“天师!”

“您女儿死了。”

“阳城火化场让您收尸。”

叶轩收到消息的瞬间,情绪几乎奔溃。

亲生女儿横死,对于一个父亲而言,是无法接受的噩耗。

最关键的,自己离家六年,从未与女儿见过一面,这其中的愧疚,混合怒火,熊熊炽烈。

他立即离开龙虎山。

乘坐专机。

此刻!

阳城阴雨连绵。

叶轩的专机即将降落。

看着这座熟悉城市,不禁回忆往昔。

六年前,他被老天师选中,前往龙虎山,潜心修道。

如今修为绝顶,继任新一代天师,正要衣锦还乡,却收到女儿死讯,犹如九霄坠地狱。

“门主,阳城巿长准备了接风宴。”

“阳城首富愿意献出十亿,只请你挂名赵氏集团。”

“还有阳城地下霸主,青龙,他是天师道外门弟子,如今过来拜见,愿作仆从。”

专机上,一个绝世尤物恭敬汇报,她叫做柳飘絮,是龙虎财阀的高层,特意过来侍奉叶轩。

“让他们滚!”

叶轩犹如一头怒兽。

我女儿死了,还拿这些破事烦我。

怒火陡然一窜,扭曲八方气流,以至于飞机颠簸不止。

幸好驾驶员经验丰富,平稳落地。

轰!

叶轩一脚踹爆舱门。

也不等接驳梯车,一跃而下。

随后夺了一辆跑车,如同离弦之箭,前往火化场。

车外大雨滂沱,亦如他的心,刀绞般痛苦,脑中闪过往昔记忆,最难忘怀的,莫过于妻子云诗雨。

大学时代。

云诗雨是最美的阳光校花。

叶轩只是一个落魄穷小子,总是低着头,穿着一套洗了又洗的格子衬衫,还要兼职三份零工,才能支付昂贵的学费。

所以落到最后,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迫不得已下,叶轩偷偷吃食堂的剩菜剩饭。

结果被同班同学发现,大肆嘲讽,成为全校的笑柄,被戏称乞丐。

只有同桌的云诗雨,递来一块草.莓奶油蛋糕。

“别饿着了,快吃吧!”

叶轩咬着牙。

自卑让他把头低的更深。

但是心中最后一丝倔强,让他捏着拳头道:

“我不是乞丐,我不需要你的施舍,你和他们一样,都想借此嘲讽我吗?”

“我为什么要嘲笑一个努力活下去的人?”云诗雨嫣然一笑,宛若春风吹拂,夏花绽放一瞬间。

叶轩错愕的抬起头,眸中倒影一位天使,肌肤如雪,瀑布长发垂落在肩,五官精致如画,笑起来阳光一般灿烂,温暖美好,融化了他心底的冰冷。

他依稀记得那个下午,草.莓很甜,奶油很香。

“我恨啊!”

叶轩眼眶闪烁泪光。

如此佳人,能够迎娶,实在三生有幸。

即使我离家六年,她依然为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阳城火化场,到达!”

导航传来提醒。

前方。

就是火化场。

铁门高耸,间隔生死。

门口几个保安叫道:“先生,还请停车!”

“火化场不准......”

轰!

引擎咆哮。

叶轩狂踩油门。

哐当一声,撞爆铁门。

他此刻怒极,神挡杀神,佛挡屠佛。

“我能感觉到,小白就在那里?”叶轩有一种感应。

车辆再无顾忌,如同一头铁甲猛兽,在火化场横冲直撞,最后狠狠撞进一堵墙壁。

爆!

砖墙炸裂。

瓦砾横飞,烟尘弥漫。

“我靠!”

“哪里来的车?”

“烧个尸体都出意外。”

火化室内几个混混被吓得不轻。

赵虎下意识看了一眼传送带上,一具小棺材,又看着不速之客,叫嚣道:“你谁啊?”

叶轩下车。

高瘦身材,映出长长影子。

一步一步,他拖着沉重步伐,走到传送带前,打开棺材。

一张精致的小脸蛋映入眼帘,皮肤雪白,可爱如同瓷娃娃,扎着羊角辫,五官精致,还没有长开,但继承了母亲的美丽,鼻子更像父亲......

“小白!”

“是我的女儿。”

叶轩不禁伸手触摸小脸蛋。

指尖传来了僵硬冰冷的触感,像是摸一块石头。

女儿表情扭曲,肚子因为积水,微微鼓起,脖子上有勒痕淤青,小拳头紧紧捏起,甚至起了青筋。

“溺死!”

叶轩气的发抖。

小白才六岁啊!就被活活的淹死。

那种落水的窒息感,奋力挣扎,却被一双黑手按在水中,惊恐之下,疯狂吞水咳嗽,绝望如同海啸一般袭来,成年人都无法承受。

小白一定极度痛苦与无助,一定期望爸爸如同英雄,从天而降,打倒坏人。

可惜,现实太过残忍......

“对不起!”

“爸爸来晚了!”

“是爸爸害死了你!”

叶轩泪如雨下,悔恨万分。

抱起女儿的尸体,像是抱着一坨冰,痛彻心扉。

他的命格是潜龙在渊,师父说他困在七杀渊中,克父母克妻儿克朋友,只有潜心修炼,才能化解。

所以新婚之夜后,他毅然离家,上龙虎山,成为前代天师的关门弟子,艰苦修道。

明明昨日加冠受箓,我登顶显赫,可以让妻子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把女儿宠上天,但悲剧猝不及防。

“小白,爸爸回来了,爸爸一定会复活你。”叶轩咬着牙发誓,不惜一切代价,就算与天作对,也要复活女儿。

他有这个能力,因为他是龙虎山第六十四代天师。

呼风唤雨,通幽封神。

“呦呵!”

赵虎认出叶轩:

“你就是小杂.种的亲爹吧。”

其余混混反应过来,纷纷笑道:“我还以为谁呢,出场这么嚣张,原来只是云家赘婿,过来给女儿收尸吗?”

赵虎轻蔑无比,讥讽道:“啧啧!你要是早来一天,就能亲眼看到,我如何将这杂.种按在厕所水池中,活活溺死。”

“她生前还在惊恐叫着,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太可怜了,可惜你没看到。”

叶轩杀意沸腾。

抱着女儿尸体,怒火冲霄。

杀意如同海啸,令周围温度直线下跌。

赵虎不知死到临头,似乎还很享受叶轩的表情,揶揄道:

“废物,再告诉你一个劲爆消息,云诗雨早就从了赵少,今晚结婚,想必阳城大教堂之中,赵少很快就能和你老婆,结为伴侣,给你带一顶绿帽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