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麻辣小娇媳 > 

给瞎婆婆治病

第6章 给瞎婆婆治病

瞎婆婆喝过糖浆之后好多了,声音也变得清亮了不少。

“我这是老毛病了,每年快入冬就会咳嗽一阵。”

“那您没看大夫吗?”

瞎婆婆没把这病放在心上,“这又不是什么大病,看什么大夫,要不是小默买回家,我才不吃又苦又涩的药。”

这会儿的人普遍不富裕,有什么感冒咳嗽的小病能抗就抗过去,不会去看大夫。

瞎婆婆咳嗽了那么多年,绝对不是普通的咳嗽。

晏婉晴从她的面色和症状来看,初步判断她是哮喘,具体的还要把脉才知道。

而且瞎婆婆年龄大了,若是不及时治疗,以后会越来越难受。

江默从篮子拿出两个鸭梨去厨房里煮梨水。

晏婉晴没有了外婆,又尝过了寄人篱下的滋味,看着忙碌的江默,不希望他陷入跟她一样的境地。

作为医者,她没办法视而不见。

而且,若是她治好了瞎婆婆,也可以得一份人情。

晏婉晴去了厨房,江默正在切梨,她问:“婆婆咳嗽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越来越严重,绝对不是普通的咳嗽,你没带婆婆去看过病吗?”

“去赵学术那里看过,他只会开咳嗽的药。”

“怎么不去镇上看?”

江默抬头看了晏婉晴一眼,那目光像是在看白痴一样,“你不知道我们离镇上有多远吗?”

晏婉晴一噎。

从靠山村到镇上得翻两座山,而且不说距离,就是瞎婆婆的身子骨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江默,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帮婆婆看病,不再犯咳嗽的毛病。”

晏婉晴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治好瞎婆婆,她却不能跟江默下保证,容易引起怀疑。

江默把梨放进锅里,扔了几颗冰糖,炖上之后才正眼看晏婉晴,“你师承何人?”

“我师父......”她目前还没有遇见师父,也不是他的徒弟,她不知道怎么跟江默说。

江默看着踟蹰犹豫的晏婉晴,又问:“你又是凭借什么判断我奶奶的病情?”

晏婉晴双肩无力地垂下,她当然是凭借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只是却不能跟江默直说。

江默锐利的眸子带着探究,像是要透过她的眼睛看穿她的内心,他太过强势,晏婉晴只觉得心理压力巨大。

她硬着头皮说:“江默,我有把握治好婆婆,只要你信我。”

想了想,她又举例子道:“李沁雪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如果不是我及时救治,她等不到赵学术去。”

晏婉晴没说的是,就算赵学术去了也不一定能救活李沁雪。

江默那天就在现场,他目睹了全部的过程。

“你要用你从书上看到的知识试试吗?”

“......嗯。”只能这样回答了。

江默说:“我只要有一个奶奶,你知道若是她在你手上出了差池,你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吗?”

二赖子推了瞎婆婆一下就被江默揍成了二瘸子,瞎婆婆要是在她手上出了什么问题,她就是不死也得是半残。

“不管有什么样的后果,我都会承担。”

她有把握,所以不怕。

江默看着少女明亮的眸子,薄唇抿了一下,“我奶奶若是在你手上出了什么问题,我不会因为你是个女孩就手软,所以你最好想清楚。”

“我......”她已经想清楚了。

江默打断她,“给你两天的思考时间。”

他的口吻不容置疑,晏婉晴只好点头,“好吧。”

晏婉晴离开江默家之后,就去赵学术的诊所打针了。

谢建国在诊所门口焦急徘徊,“婉晴,你刚才去哪儿了?”

“我去给江默送衣服了。”

“他有没有欺负你?”

“没有。”

谢建国见她衣服整齐,脸上也没有委屈的迹象才松了一口气,“你以后离江默远一点,千万不要去招惹他。”

“为什么?”

“江默的性格阴晴不定,他有一次把跟自己玩的很好的兄弟给揍了,你说这样的人,谁敢靠近?”

“也可能是其中有什么隐情吧!”

晏婉晴从他对瞎婆婆的照顾来看,就判断他不是个坏人,那些流传在外的事件,谁知道其中有没有隐情呢?

“就算没有隐情也别靠近他,他看上去不像什么好人。”谢建国说。

晏婉晴心底冷笑,看起来不像好人,也比某些人面兽心的人强。

赵学术等了晏婉晴一整天,看见她特别地热情,“婉晴,你来了,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晏婉晴知道赵学术眼睛里的期待代表着什么,“一会儿打完针我就把心肺复苏的操作流程告诉你。”

“不急不急。”

“不急的话改天?”晏婉晴挑眉。

“那不行。”

他都快急死了。

晏婉晴好笑,打过针后,她让谢建国躺在床上,她来做示范。

赵学术很聪明,只是在做人工呼吸的时候有点下不去嘴。

晏婉晴擦擦手,“医生眼中没有性别,没有美丑,没有穷人,只有病人,你若是不配合人工呼吸,那么心肺复苏学了也没什么用处。”

赵学术闻言,一把低下头。

晏婉晴看见谢建国的脸扭曲了。

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接受人工呼吸的,谢建国估计好几天吃不下饭。

回去的路上,谢建国一直在干呕。

晏婉晴经过小卖部的时候,买了一盒薄荷糖,“舅舅,吃几颗糖会好一些。”

谢建国接过来,欣慰地看着晏婉晴,“我们婉晴真乖。”

晏婉晴低头,暗光一闪而过。

李翠红回来了,她正在厨房里烧火做饭,听见动静走出来,“你们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了,不做饭出去跑什么?”

李翠红从娘家回来看见冷锅冷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晏婉晴住进这个家里之后就一直是她做饭洗碗,李翠红这番话是冲着她来的。

晏婉晴低下头,小手捏着衣角,“我们没有出去跑,去诊所打针了。”

“打针不能上午或者早点去吗?明知道快到做饭时间了还去打针,是不是故意想偷懒?”李翠红阴阳怪气地冷嘲热讽。

“我没有。”晏婉晴眼眶里含着泪水。

谢建国看不下去了,“好了好了,不就是没做饭吗,你做了不就行了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