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麻辣小娇媳 > 

抱住大佬的金大腿

第5章 抱住大佬的金大腿

晏婉晴心软,忍痛离开学校,却在去厂子上班的路上阴差阳错地认识了师父。

他教她如何把脉,辨识药材,对症下药,针灸疗伤,是他改变了她的人生,让她成为四里八乡有名的中医。

好多病人慕名而来,就连海市的大人物都来找她治病。

谢雪慧,哦不,当时已经是晏雪慧了,她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这件事情,刚到海市就设计了一出车祸,让她悔恨而死。

晏婉晴走神间,赵学术已经给她打好针了。

谢建国去结账,赵学术说什么都不肯要,他不好意思地看着晏婉晴,“婉晴,你能不能把你的那套急救措施教给我?”

不管什么年代,能人异士都很吝啬,生怕别人学会抢了自己的饭碗。

赵学术当年请教那些知青问题的时候,深有体会。

晏婉晴看到了赵学术眼里散发的光芒,他是真的热爱医学。

在赵学术忐忑不已的时候,他听见了一道天籁般的声音,“可以。”

“真的吗?”

晏婉晴点点头,“不过得等我病好了。”

“没问题,没问题。”赵学术把包好的药递给沈千姿,认真叮嘱,“这是两天的药,每顿饭后吃,然后明天再过来打一针,估计就好利索了。”

谢建国老实,没那么多心眼,也没有怀疑晏婉晴的话,他把药放进口袋里,又拿了江默的衣服,带晏婉晴离开。

两个人回去的时候,李翠红不在家,后院的小媳妇说:“翠红回娘家看她外甥女去了。”

晏婉晴快难受死了,没心思管李翠红,她跑进屋子睡了一觉才感觉身子没那么沉了。

柜子上放着江默扔给她的衣服。

晏婉晴拿了衣服去院子,先用刷子把上面的污秽物刷掉,换了一盆干净的水,把衣服放在搓衣板上,抹了皂角,搓洗那一片污渍。

她刚才睡觉的时候想起了江默这一号人物。

江默是村子里的留守儿童,他父母当年跟着大学生一起去市里打拼,留下他跟瞎婆婆相依为命。

他很凶残,谁敢惹他,他能把人打到报废。

村里的二赖子欺负瞎婆婆,把她推到在地上,江默直接把二赖子打成了二瘸子。

而且他经常会去没人敢去的后山打猎。

曾经有人看到全身是伤的江默拖着一只被扒了皮的狼回来,全村人都被他吓得不轻。

江默的凶名就是这样传开的。

所以谢建国看到她弄脏江默的衣服,才会那么地紧张。

晏婉晴对江默的熟悉不是来自于他的凶名,而是他前世的成就。

江默的父母当年能跟大学生们一起离开存在,去城市打拼,是个胆大敢干的人,他们后来衣锦还乡,给村子里修路,建小学,把瞎婆婆和江默都带去了城市生活。

晏婉晴再次听见江默的名字,是在机场大厅的电视里。

彼时的江默缔造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是众多国家首府的座上宾,国外的女王亲自接见他,想跟他谈合作。

江默是个绝对优秀的潜力股,浑身上下只有一个大写的——有钱!

晏婉晴洗衣服的动作加快,用力拧干后挂在晾衣绳上,恨不得它立刻干了,拿着它去抱江默的大腿。

她今生要跟晏雪慧斗,除了自身要变得强大之外,还要有一个大靠山才行。

......

翌日

晏婉晴一起床就去看江默的衣服,衣服基本上已经干了,就是还有一些潮意。

她想了想,把衣服拿下来,折叠整齐,给江默送过去。

江默家养了几只鸡,圈养在墙角,小院收拾得很干净,看得出江默和瞎婆婆是个勤快,爱干净的人。

门没有关,晏婉晴往里面走了两步,“请问江默在家吗?”

“咳咳咳......”

屋子里传来咳嗽声,晏婉晴仔细听了听,听见了里面人有气无力的声音。

“是谁…咳咳…谁来了。”

晏婉晴自报家门,“我是晏婉晴,来给江默送衣服。”

“进…进来吧!”

晏婉晴掀开堂屋的帘子,看见了坐在看上的瞎婆婆。

瞎婆婆穿着的确良的蓝褂子,花白的头发梳理得很整齐,她捂着胸口咳嗽得很难受。

“你…咳咳咳…找…找小默吗?”

瞎婆婆因为咳嗽,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成,晏婉晴看到她苍白难受的样子,拧了拧眉,职业病使然,她忍不住上前,想给瞎婆婆把脉。

她还没走到床边,身后突然想起江默粗沉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晏婉晴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没好气地瞪了江默一眼,“你走路怎么都没有声音的?”

“是你想事情想的太专注。”

江默把篮子放在桌子上,从里面拿出一瓶糖浆,凉凉地扫了一眼晏婉晴,“还是你想做什么坏事,被我发现了心虚?”

“你才想做坏事。”晏婉晴把衣服递过去,“喏,我是来给你送衣服的。”

“放一边吧!”

江默从厨房拿了一个勺子,倒了一勺糖浆递到瞎婆婆嘴边,“奶奶,喝点糖浆,喝完这个就舒服了。”

“小默,你又瞎花钱了。”

“没花多少钱,只要您不难受,花多少钱都值得。”江默哄道:“买都买了,乖乖张开嘴。”

“你这孩子。”瞎婆婆嘴巴上埋怨,脸上却是带着笑容。

晏婉晴看着婆孙两个的相处,不由得想起了外婆,谢老太在世的时候特别疼她,有什么好东西都先紧着她吃。

把纳鞋底赚来的钱买布给她做漂亮的衣服,自己却穿一个接一个补丁的。

外婆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人,可惜那会儿她不懂怎么爱外婆,经常惹她生气。

江默喂瞎婆婆喝了糖浆之后,她咳嗽得没那么凶了,江默松了口气,看来这贵玩意儿还是有作用的。

他一转身就看到晏婉晴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峻眉拧起,“我刚才不就是凶了你一句吗?你哭什么?”

晏婉晴用袖子去擦眼泪,“没哭什么。”她吸了吸红彤彤的鼻子,“你奶奶咳嗽多久了。”

她记得昨天去赵学术那里看病的时候,江默就在那儿拿药,他身强力壮的没看出有什么毛病。

晏婉晴猜他是给瞎婆婆拿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