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麻辣小娇媳 > 

因果有循环

第4章 因果有循环

晏婉晴看着房梁,一行眼泪从眼角滑出,浸湿了枕头。

舅舅很疼她,每次被舅妈训骂,跟谢雪慧吵架,他都会站在她这边维护她,帮她说好话。

曾经舅舅的爱是她在这个家里唯一的温暖。

她甚至可笑地以为舅舅爱她比谢雪慧多,可惜现实给了她重重地一击。

晏婉晴抬起沉重的手臂擦掉泪痕,她不要再为任何一个人流眼泪,他们不配。

她很冷,额头却很烫,全身酸软乏力,晏婉晴不用把脉也知道自己发烧了。

那两口子肯定没喂她吃药。

双手撑着床坐起来,一阵头晕恶心袭上,晏婉晴强忍着下床,她扶墙来到门口,“舅舅,你们不要因为我吵架了。”

晏婉晴苍白如纸的小脸挂着红肿的巴掌印,眼眶委屈得发红,“我知道,因为雪慧的失踪,不管我说什么,舅妈都不会相信,但我相信,人在做天在看,因果有循环。”

后面那句话,晏婉晴加重了语气。

谢雪慧失踪的事情,没有人比谢建国两口子更清楚。

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晏婉晴的错,是李翠红为了不让晏婉晴怀疑而设的局,目的是让晏婉晴愧疚,更听他们的话。

李翠红就是不相信,她盯着晏婉晴,“河边的土是干的,根本就不容易滑下去,除非是被人给推下去的。”

“河边本来就是危险地带,不管土是不是干的都有掉进去的可能,而且您刚才也说了,当时只有我们两个人,舅妈不能只听信沁雪的一面之词。”

李翠红拧眉,心中狐疑,难道是沁雪自己不小心滑进去,想诬陷晏婉晴吗?

晏婉晴不动声色地把李翠红表情收入眼底,“舅妈,我一直以为你是相信我的,没想到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人。”

晏婉晴水润的眼里全是失望,她咬唇,“你要是实在不相信,那就是我推的沁雪好了。”

她隐忍委屈的样子就像是被逼供认罪的一样。

谢建国心中有愧,在女儿夺了婉晴的身份后,他就在心里暗暗发誓,要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对待晏婉晴。

谢建国看着晏婉晴纤软柔弱的身形,心疼得不行,“不,舅舅相信婉晴,我们婉晴是个善良的好孩子。”

晏婉晴虚弱地嗯了一声,额头重重地磕在门框上,谢建国相信她就行,这样她就可以挑拨离间了。

谢建国发现了晏婉晴的不对劲儿,他一摸她的额头,“好烫,婉晴发烧了,舅舅带你去村口打针。”

从李翠红身边走过的时候,晏婉晴能感觉到她投在她身上阴冷不解的目光。

她跟李翠红注定是死敌。

村子里的路不好走,晏婉晴坐在二八大杠自行车的横梁上,整个人颠得七荤八素的。

“舅舅,我难受,我想......”

她想下去走,谢建国没听出她的意思,一边安慰一边加快了速度,“婉晴坚持一会儿,咱们马上就到了。”

晏婉晴感觉自己离死不远了。

谢建国把车子往门口一停,抱起晏婉晴就进了药铺。

“学术,你快给婉晴看看,她发烧了。”

“等下,我先给江默拿药。”

晏婉晴被放在了地上,眼前发黑,头晕恶心,酸软的四肢没有任何控制力。

“呕…呕......”

晏婉晴吐了,呕吐物的酸臭味刺激着她的神经,四周很安静,不同寻常的安静。

晏婉晴心里咯噔了一下,发生什么事情了?

谢建国回答了她的疑问,“婉晴,你怎么吐人身上了。”

“江默,对不起啊,婉晴发烧了,她不小心的,你别生气,也别跟她一般见识,我给你把衣服洗了,行吗?”

谢建国连连道歉,还带着一些胆战心惊。

晏婉晴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迎上一张狠厉暴戾的俊脸,他死死地盯着她,大有揍她一顿的冲动。

这张脸很熟悉,但晏婉晴现在很难受,大脑已经停止运作了,想不起来他前世的一些作为。

晏婉晴下意识地问:“你要打我吗?”

身上的腐臭味刺激着江默的神经,他额头的青筋一突一突的,咬牙切齿地反问:“你不该打吗?”

“打女人不是君子所为。”

“女人?”

江默上下打量着晏婉晴,他扫视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下一秒,只能他讥讽的声音,“宽松的衣服也遮不住你平板一样的身材。”

晏婉晴心中有气,却没有反驳,这个时代要是说出这种话,明天就会有人在背后嚼舌根,说她不检点。

江默看着刚才还龇牙咧嘴,露着一双虎牙,像炸毛的小老虎一样的小丫头突然偃旗息鼓,像猫儿一样温顺的小丫头,不由得好笑。

他抬手解开罩衫,脱下来扔到晏婉晴身上,“洗干净,明天送到我家。”

江默拿了药,迈着大步走了。

“婉晴,过来量一下温度。”

赵学术把体温计甩了甩,递给她,晏婉晴夹在腋窝,坐在他身侧的小板凳上。

赵学术询问了她一些症状,而后又提起了她给李沁雪做急救措施的一幕。

“婉晴,你在哪儿学的急救措施?”他好奇地看着晏婉晴,他都不知道有这种急救措施,她是怎么知道的。

赵学术没有上过医大,他所懂的知识都是跟当年下乡知青学的,加上这里落后,全村只有一台电视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急救方法。

“我家之前有几本关于医学的书,我闲着没事翻来看,在上面学到的,当时就是想死马当做活马医,没想到真的可以。”

晏景是医科大的学生,又是谢家女婿,所以晏婉晴家有这方面的书并不稀奇。

赵学术求知若渴地看着晏婉晴,“你家还有这种书吗,能不能借给我看看?”

“没有了,我姥姥去世的时候都烧了。”

晏婉晴胡诌的,她家哪有关于这方面的书。

她所懂的知识都是来自于前世的积累。

前世升初三的时候,谢建国在工地上摔断了腿。

一家人没有了生活来源,李翠红哭哭啼啼地说家里穷,供不起她上学,希望她去厂子上班赚钱补贴家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