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北漠战王楚逆 > 

取宠小丑

第6章 取宠小丑

楚逆在他们眼中一直都是笑话,现在开上了两百多万的豪车,顿时让他们心里失去平衡。

苏家老三苏明山是最看不起楚逆的人,每次见面他都要调侃楚逆几句,不把楚逆乏的一文不值他都不会收嘴。

这次见到楚逆归来还开上了奥迪S7,他心里顿极度不爽,当即嘲讽道:“楚逆这车租来的吧,打肿脸装胖子你不觉得丢人?”

这话一出,顿时引来一阵哄然大笑。

“我说呢怎么开上奥迪S7,原来是租的。”

“瞧他那服德性一身的破烂,口袋不一定掏出一百块,怎么可能开得起奥迪。”

“苏徐玉你不知道今天是苏瑞的大喜日子,带他这种废物过来,不是影响气氛吗?”

苏徐玉表情凝固,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些亲人。

“楚逆你是故意过来恶心人的对不,知道今天是苏瑞大喜日子,跟着过来蹭饭?”苏徐玉的堂姐苏盈盈说道。

“三星级酒店这么高档的地方,他这辈子都没有资格进来,怎么可能不趁着这个机会混进去蹭顿饭。”

“可不是吗,他当年跟苏徐玉结婚,举办的地点好像是平民区吧,那地方又脏又臭,连个参加的人都没有,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众人无情的嘲讽,让马艳梅脸色一片铁青。

当年楚逆和苏徐玉这场婚姻就是一场笑话,也是她心里的一道伤疤。

现在被众人当面揭开,让她所有脸面都丢光。

“其实我今天过来就是想通知大家,我跟徐玉要补办一场婚礼,到时候包下海东最高级的酒店举办,希望大家一同参加。”一直沉默的楚逆开口说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集体愣住,紧接着爆出一片哄然大笑。

苏正严夫妇听到这话,脸色难看到极点。

苏徐玉也傻眼了,完全想不到楚逆会说出这种话。

楚逆两个口袋空空,说出这话不是伸脸给人打么。

海东最高级的是七星级酒店,这种酒店随便消费一顿,都要十万出头,包下举办婚礼得百万以上。

楚逆身无分文,拿什么兑现?

“哈哈哈。”周家众人笑出了眼泪。

那些过来参加苏瑞婚礼的邻居也纷纷摇头,看着楚逆就像看着一个哗然取宠的小丑。

楚逆这副形象说是刚刚乞讨归来都不过分,包下海东最豪华的酒店补办婚礼,这不是笑话吗。

“楚逆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马艳梅冷冰冰说道。

在场的都是邻居和苏家的亲戚,这些人巴不得看她的笑话。

楚逆说出这话,是明摆着给这些人制造嘲笑她的机会。

“我真没有说慌,元旦节这天是我跟徐玉订婚的日子,我决定在这一天包下海东最高级酒店来补办我们的婚姻。”

“楚逆那你能说说包下的是那家酒店吗?”苏徐玉二叔苏高笑问道。

“我暂时还在计划,到时候会给你们发请帖。”

“还在策划?”听到楚逆这话苏高忍不住大笑,目光转向周围的亲戚:“这话你们相信吗?”

“哈哈哈。”

周围顿时笑成一团,完全把楚逆当成是个笑话。

苏正严夫妇脸色难到极点,僵在原地不知所措。

苏徐玉脸色有些泛白,恨不得找条缝隙钻进去。

现在她有些后悔带楚逆过来了。

原本还想带着楚逆过来让父母对他改观,现在一闹,父母肯定对楚逆更加厌恶。

“海东最高级的酒店,我这辈子还没有进去过,老苏,希望这次能够借你女婿的光,让我进去开开眼界。”邻居张金明讽刺道。

当年他儿子张育林原本想追求苏徐玉,但是被马艳梅羞辱一顿再轰出家门。

这口气他一直憋在心里,现在机会难得,他非常乐意凑这份热闹。

“老苏你不能厚此薄彼,咱们都是邻居,你不介意连我们一起请吧?”

“我们活了大半辈子了,还不知道七星级酒店里面是什么样子,你不会这么小家子气不请我们?”

听着邻居们的嘲讽,苏正严脸色有些发青,不敢接话。

这一刻他真想冲到楚逆的面前,抬手一巴掌呼死楚逆。

就楚逆这副德行,说他几天没有吃饭,他都丝毫不怀疑。

一身破烂,口袋能不能拿出一百块还是未知数。

就这种情况还说包下海东最高级酒店,这明摆就是给人看笑话。

一番嘲讽后,苏正严实在没有脸面待下去,拉着马艳梅找个借口离开。

众人根本不在乎他的去留,也没有人搭理他们。

不过张金明却是故意问他留下联系电话,说到元旦节去参加楚逆和苏徐玉的婚礼。

其他邻居纷纷附和,都说期待参加这场婚礼,问苏正严要联系方式。

苏正严知道这些人没安好心,问他要联系方式,就是想看他们一家的笑话。

但众人这么看着,如果不留下联系方式只会更丢脸。

苏正严硬着头皮留下联系方式,拉着马艳梅气鼓鼓的离开。

楚逆则像是个没事的人一般,仍然朝着这些人乐呵。

看着楚逆的表现,马艳梅恨不得上前一脚把他踹死。

“这一家子真是极品,什么本事都没有吹牛倒是很在行,到元旦节当天大家组团去看笑话。”苏高笑道。

“苏总说的对,楚逆百分百是在吹牛刷存在感,如果他真有本事,马艳梅那大嘴巴早就到处宣传。”

“还是苏总的儿子有本事,竟然连三星级的酒店都能够包下,这场婚宴恐怕要上百万,绝对不是楚逆这种废物能够相比的。”

“可不是吗,十个楚逆也顶不了一个苏瑞。”

众人拍完马屁,又是一阵哄然大笑。

“楚逆你还回来做什么,六年了你怎么不死在外面?”坐进车里马艳梅当即发飙。

当年因为楚逆跟苏徐玉那场婚姻,让她失去了很多东西,包括舒适的别墅,她对楚逆简直恨到骨子里。

“妈....”

苏徐玉张了张口,准备说话直接被马艳梅打断。

“别叫我妈,除非你跟楚逆把婚离了。”马艳梅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不会跟楚逆离婚的。”苏徐玉一脸坚定。

“苏徐玉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楚逆到底有什么好的你非要跟着他,元旦节如果他包不下酒店补办婚礼,到时候你又要跟着他成为众人的笑话,还嫌咱们家的笑话不够多吗?”

“妈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楚逆说道。

“证明?”马艳梅打量楚逆几眼说道:“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元旦节当天如果你不包下海东最高级的酒店补办婚礼,就马上跟徐玉离婚。”

楚逆直接点头:“我同意。”

这话一出,苏徐玉脸色蓦地苍白起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