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北漠战王楚逆 > 

草芥人命

第4章 草芥人命

鲜红的血珠溅射出来,所有人全吓蒙了。

等所有人缓过神后才发现,这一刀划下的并不是陈安的脖子,而是他的大腿。

刀痕深可见骨筋肉外翻,那血淋淋的景色,即便身后几名经常打斗的大汉,也被吓得直哆嗦。

陈安单手死死的捂住大腿,眼中布满恐慌。

他整个人已经说不出话,脑门的汗珠像豆子一般,一颗颗的往下流。

“楚逆要不整你,我誓不为人,还有苏徐玉,我发誓一定,让你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陈安死咬着门牙凄厉的嘶吼。

“这难道就是我的命运吗?”苏徐玉脸上涌出无限的悲哀,苍白无力的眼泪流了出来。

从她懂事开始,每一天几乎都活在痛苦之中。

家族的不公平对待,父母的不待见,丈夫的无能及窝囊。

几乎所有的不幸,都在她身上发生。

这一刻,苏徐玉想到了死。

“知道害怕了吗?”

陈安脸上扬起浓浓的快意:“最好按照我的要求乖乖躺好,还有让楚逆这个废物放下刀,自断双手,像狗一样跪着等候我的惩罚。”

“做到这两点,我玩够了可以考虑让你跟那小贱种离开海东,不然的话高家出手,你们全家上下都要倒霉,你也清楚高家在这一带的影响力。”

苏徐玉听到这话,彻底绝望。

高家在海东有着非常复杂的人脉关系,如果出手毁掉他们一家,完全是分分钟的事。

“绝望是吗?那就照我的意思做吧,不然你们一家,下辈子都不得安生。”陈安肆意大笑。

“是吗。”楚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平静专注的神色,让人感到可怕。

“你想要干什么?”

陈安心里有点发毛,从楚逆的瞳孔里,他察觉到极度危险的气息。

楚逆突然抬手,手术刀又一次划开一道裂口。

“这一刀是你对我女儿所作所为的利息,接下来的一刀是你羞辱我老婆的。”

“你这么喜欢让人像狗一样跪着,今天我就成全你。”

楚逆语气冷得刺骨,手中刀片慢慢滑落。

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缓慢,让陈安心里直发毛。

“你要干什么,我是高家的人,如果我出什么差错,高家一定不会放过你。”

看着寒光闪烁的手术刀对紧贴着大腿,陈安魂都吓飞了。

“高家。”楚逆闻言露出不屑的冷笑:“你放心高家很快会跟随你的脚步。”

话落的同时,手术刀直接刺了下去。

陈安死死的捂住双腿,五官完全扭曲变形,额头不断的渗出虚汗。

他知道这一辈子完了,双腿废掉这辈子只能坐着轮椅度过。

没有了双腿,以前的仇家很快就会上门,他也没有多少日子可活。

身后的大汉全部吓蒙,拉开包间的大门,迅速逃离现场。

但他们刚有行动,立刻被银针扎入穴位动弹不得。

“小杂.种,我发誓要不弄死你全家,我陈安誓不为人。”陈安紧盯着楚逆发疯的嘶吼。

楚逆冷笑,手中的手术刀毫不犹豫的再一次朝另一条腿切下去。

这一刀让陈安整个人控制不住的抽搐起来,那神色像极了将死的狗,卷缩着身子发出颤抖的悲咽。

“你这种人死是一种解脱,我会留着你的命,让你每天都活在噩梦中。”

楚逆冷哼一句,继续朝几名大汉动手。

几分钟后以陈安为首的众人,全部倒在地面抽搐。

楚逆这才拉着已经石化的苏徐玉离开。

“楚逆你快点走吧,高家不会放过你的,现在就离开海东。”

一出到酒吧苏徐玉就将口袋所有钱拿出,塞到楚逆手中惊恐说道。

楚逆一脸平静的点上一根香烟,闷了几口笑道:“老婆你放心,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欺负咱们家,你跟我说说着六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失踪的时候我已经怀了身孕,爸妈让我打掉琳琳我不同意,他们就将我赶了出来。”

“我好不容易将琳琳扶养成.人,结果陈安找上门要求我交出琳琳的心脏,说是高家女孙需要替换,我为了保住琳琳的命,不得不按照陈安的要求做事。”

“现在陈安出事了,你快点带着琳琳走吧,不然高家反应过来就来不及了。”

高家竟然要他女儿的心脏!

楚逆听到这话猛然紧握起拳头,眼中一片寒意。

“老婆你打车到这个地方,琳琳我已安顿好了,我去办点事就回来。”

楚逆写下一个地址给苏徐玉,然后拦下一脸出租车送她离开。

等苏徐玉离开后,楚逆拨打出一个电话。

“我要陈安下半辈子痛不欲生,另给我准备一辆车,一个星期后让高家破产。”

二十来分钟后,一脸奥迪S7缓缓停靠在楚逆面前。

司机是一名三十出头的壮汉,下车后恭敬的给楚逆递上车钥匙。

“楚先生,这是董事长给你准备的车。”

楚逆点点头,接过车钥匙扬长而去。

海东,市中心。

占地3000平的四合院里灯火透明,门匾上高府两字龙飞凤舞气势非凡。

四合院的周围,保镖们五步一岗,戒备森严。

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段,高家能够占地3000平方,可见的家族实力有多恐怖。

高振鹏坐在沙发上翻着日历,选定日子给孙女做换心脏手术。

几分钟后,高振鹏放下手中日历说道:“日子就定在三天后,打电话通知陈安,让他明天将那小贱种送过来圈养着。”

大厅其他人纷纷点头附和。

就在这时几道人影扔进大厅,顿时将所有人吓愣住。

“什么人,竟敢来我高家撒野?”

看着皮青脸肿的保镖,高振鹏极为愤怒。

楚逆叼着香烟,缓缓从院子里走出。

看清楚是楚逆后,高振鹏顿时笑了。

“真是稀奇了,我正准备取你女儿的心脏,你却在这个时候回来,想干什么,要钱吗,高林给他几千块。”

高林闻言从口袋里拿出一踏百元钞票,足足有几十张。

“这些钱你拿着滚,小贱种的事情就当做不知道。”

高林把玩片刻手上的钞票,直接甩在楚逆面前。

“有钱就能够为所欲为,就能够草芥人命吗?”楚逆淡淡道。

“没错,有钱确实能够草芥人命。”高振鹏笑道:“识相点,趁我没有发火前捡起地面的钱滚出这里,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滚?”楚逆冷笑:“我是特意过来告诉你们,草芥人命要付出代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