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北漠战王楚逆 > 

英雄落泪

第1章 英雄落泪

“你不过是楚家婢女所生的贱种而已,有什么资格留在楚家。”

“你母亲的存在就是楚家的耻辱,你这个耻辱留下的贱种今后不准再回京都。”

楚逆紧握着清酒坐在无碑坟前,耳边不停的回放着楚家人羞辱的言语。

六年了,这些嘲讽的言语就像一根锋利的针,扎在他心窝里。

楚家,京都顶级豪门。

当年就因为母亲是婢女的身份,楚家上下将他视做贱种。

在母亲去世的第二天,楚家为了不让人看笑话,将他赶出家门,并在族谱上抹去他的名字。

面对这一切,作为父亲的楚天南,却是冷眼旁观。

离开楚家他落魄如狗,为了活下去,一路流浪至海东。

苏家老爷子得知他的身份后,招他入赘苏家为婿,成为孙女苏徐玉的老公。

但好景不长,楚逆入赘苏家不久,苏老爷子就撒手人寰。

楚逆的身份也随着苏老爷子的离开,再无人知晓。

因此,他背上了废物女婿的骂名。

苏家上下将他视做灾星,戳他脊梁骨唾骂。

苏徐玉也因为他,在家族的地位一落千丈,成了亲朋好友眼中的笑话。

苏家老太太接管大权后,立刻命令苏徐玉跟楚逆离婚。

苏徐玉宁死不从,老太太一怒之下将两人驱赶出苏家。

接连糟受打击,楚逆心生绝望。

就在他万念俱灰之时,陈阳山的出现,改变了他的命运。

当年陈阳山将一份协议递到他面前,告诉他只要签下这一份协议,就能够帮他走出困境。

协议内容很简单,陈阳山教他各种战斗技巧,限他在六年内将所有进犯大夏的八国敌人清除,完成协议才能回归海东。

为了苏徐玉的未来,楚逆咬牙答应下来。

今日八国进犯的敌人已经全部清除,并且签下赔偿协议,他最后一次任务完成,过来跟陈阳山告别。

“六年的协议我已经完成,所有进犯的国家已经签署了赔偿协议,国家授我为五星战王,老头子你可以安息。”

楚逆将手中清酒洒在坟头,磕几个响头后,纵身跳下峭壁。

海东,南郊平民区。

“六年了,这里一切还是没有变。”望着熟悉的地方,楚逆感概万千。

当年苏家将他和苏徐玉驱赶到这里,苏徐玉几乎每日以泪洗脸。

邻居们嘲讽,苏家人百般欺辱,每一天的日子都是在煎熬。

不过现在一切都改变了,他以王者之态归来,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苏徐玉,当年你因我所受的委屈,今后我楚逆万倍补偿,任何人要敢欺负你,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

楚逆紧了紧拳头,目光中透着坚定。

就在这时,一道极为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

“贱种,快点把这些饭给吃了滚回你的窝里去,老娘我还要赶着去打麻将。”

楚逆闻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脏兮兮的小脸,从神色分辨,是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女孩。

现在已经是入冬,但小女孩身上穿的只有两件单薄的长袖上衣,下身穿的着也是一条单薄的裤子,还破了几个大洞。

小女孩手里端着一个干煸的盘子,手臂上布满淤青,还有许多烫伤的烟疤。

她所端着的盘子上面,装着的是散发着酸臭味白稀饭,以及一些鱼刺鸡骨头。

那消瘦的身子,在寒风下冷瑟瑟发抖。

站在小女孩身边是一名四十出头的肥胖刁妇,她一只手拿着鞭子,鞭子上面竟然有勾刺,另一只手指着身后的铁笼,脸上布满戾气。

小女孩吓的不轻,听到刁妇的命令后,马上埋头进酸臭的稀饭里狼吞虎咽。

“给我记好了,以后天天这样吃省的挨鞭子,鱼刺和鸡骨头一点都不准剩下,吃完饭自己乖乖走进笼子里,不然老娘要你好看。”

刁妇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鞭子一边谩骂,对小女孩毫无怜悯之心。

小女孩瑟瑟发抖点头,端着剩下的鱼刺和鸡骨头,乖巧的走进铁笼。

刁妇拿出一把锁,就准备将笼子锁上。

这时楚逆上前拦下:“这么小的孩子你竟然喂她吃狗饭,这样折磨她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一个仅六岁的小女孩,竟然被关在笼子里喂狗饭,吃的还是酸臭的白稀饭加鱼刺和鸡骨头。

若不是亲眼目睹,他都不敢相信,世上竟然会存在心肠这么歹毒的人。

小女孩听到声音后,双眼立刻亮了起来,不停的晃动着铁笼子大叫。

“爸爸,你是爸爸。”

“闭嘴。”刁妇扬起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抽向笼子里的小女孩。

“你就是一个野种,哪来的爸爸,再不闭嘴,我将你送到陈安那里,让他用烟头治你。”

小女孩听到这话脸色煞白,立刻卷缩起身子,死死的咬着嘴唇,拼命的摇头。

“不要啊,陈安叔叔他是坏人,用烟头烫琳琳的手好痛,还用开水烫琳琳的脚,爸爸你救救我。”

畜牲!

楚逆拳头猛地紧握成团,双眼布满杀机。

这么小的孩子,竟然下得去这种毒手,人根本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小孩子口口声声喊他爸爸,难道还有什么误会?

“小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告诉我,你爸爸妈妈叫什么名字,我带你去找他们。”

冷静下来楚逆马上询问。

小女孩的神色,让他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必须出手相救,否则这么单薄的身子,绝不可能撑过这个冬天。

“乞丐你快点滚,这是我女儿,少管闲事,对你没有好处。”刁妇怒道。

“她不是我妈妈。”小女孩惊恐大叫:“我妈妈叫苏徐玉,爸爸叫楚逆,妈妈给我看过照片,你就是爸爸。”

轰!!

楚逆身子僵在原地,宛如晴天霹雳。

他离开了海东六年,默默的守护着国家,将进犯的国家全部驱赶出大夏国。

归来时女儿受尽折磨,被人当成狗一样圈养。

英雄的家人,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

怒!

楚逆双眼猩红,滔天的怒火让他发出怒吼。

死死紧握住的拳头,发出咔咔咔的骨头脆响,泛红的瞳孔布满杀机,死死的盯住眼前刁妇。

“臭乞丐你想干什么,再不滚,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刁妇丝毫不惧,说着又扬起了手中的鞭子:“该死的贱种,今天老娘就好好教训你。”

“住手!”楚逆暴喝一声,一脚将刁妇踢翻。

没等刁妇反应过来,就踩断了她拿鞭子的右手。

刁妇疼的五官变形,凄厉大喊起来。

“臭乞丐,陈安不会放过你,还有这个小贱种,你护的了她一时,护不了她一世。”

“等你离开后,陈安一定会抓她回去,到时候准备一百支香烟,慢慢的烫遍她全身,让她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再用开水淋她的小脚,让她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我告诉你这些还不算什么,更残忍的还在后面,你若是想救这孩子和自己的命,就立刻扶老娘起来,然后磕头道歉,记住了,要磕一百个响头,一个都不能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