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御用风水师 > 

五阴房

第2章 五阴房

真是见鬼了,一个屁坏了事。

我急忙站起来,急忙拉住剩下的那条红绳,这玩意再丢,今晚上绝逼要完犊子了。

武馆长早就吓尿了,别看他是这火葬场的老大,但在这关键时刻,也怂了。

咚咚的敲击声越来越大,好似要冲出来,我让张大姐千万别抬头,这老娘们八字相冲,很容易出事。

但天香上,一缕残灰一挥,落在张大姐的身上,这老娘们身子一哆嗦,直接抬起了头。

然后死死的盯着我,脖子边有一块黑色的印记。

黑风煞,我顿时暗道不好,张大姐站了起来,冲着我猛地一挥巴掌,这力道很大,压根就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

我气急败坏,老子长这么大,还没被一个女人打过,尤其是打在男人的尊严上。

但想想我忍了,因为这红绳绷的很紧,随时都能断了。

可这老娘们又接连扇五下,我忍不住了,喊道:“武馆长,上来帮忙。”

武馆长早就两腿打颤,哆嗦的走过来,张大姐回头一个怒视,这家伙立马一哆嗦,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这一看就知道在家成天被媳妇欺负,一点脾气都没有。

张大姐打的不过瘾,又掐着我脖子喊:“我不想死,快救我。”

声音很温柔,也很好听,但是在这关键时刻,再温柔都是杀猪刀,我都哭了。

“大妹子,有话好商量!”我死命的挣扎着。

“去我家,快去我家。”张大姐嘴里嘟嘟囔囔的。

我一想,要去你家好歹先放过我啊,这死了怎么风流快活。

随后一想,这老娘们肯定是脏东西上身了,女人的死在黑风煞上,按照三大爷教的办法,那玩意就需要对冲才行。

女人死于车祸,死相一定很可怕,我卡着喉咙,让武馆长赶紧找面镜子。

武馆长两腿打颤的厉害,哆哆嗦嗦,赶忙跑到外头,正好从尸体的化妆间找了面镜子过来。

灯光反射下,女人扭头看到了镜子,捂着脸惊恐大叫,趁此机会,我急忙拿起香桌上的一把桃木剑,朝张大姐的脑袋拍去。

一连拍了十几下,张大姐立马清醒了过来,哇的一声就哭了,浓妆被哭花,跟着鬼脸似的。

这老娘们还想凑过来寻求安慰,我一巴掌扇回去,说是邪气还没走干净。

“武馆长,快,按火!”我大喊道。

武馆长反应过来,急忙跑过去一按开关,锅炉内,隐隐有火光闪现,但还是太小了。

时间还没到,阴气未散,里头一直传来咚咚声,不一会,有烟雾弥漫出来。

这玩意吸一口就让人头晕眼花的,尸体还在烧,我一看,这地方不能呆了,必须要赶紧出去。

说着,拉起张大姐就往外跑,可一到门口,大门忽然间一关。

这下好了,是逃不出去了,武馆长都哭了,我一想,不能乱,这里头我是风水师,这一乱,光凭一个胖子一个女人,绝对是逃不出去的。

无意中,我看到了两块石敢当,灵机一动,急忙跑上去抱住一块,让他们俩赶紧抱住另外一块。

石敢当有镇邪的作用,这一抱,我立马感觉安心了许多,武馆长这一刻潜力爆发,扑上去将石敢当死死抱住。

那张大姐一瞅,这老娘们终究还是看上我了,冲着我熊抱。

脸上的粉死死的贴着我的脸,死命的摩擦。

焚尸炉内,大火一直在烧,渐渐的,等到过了十二点,终于阳气一盛,大火腾的一下旺盛了起来。

我隐约间听到一声惨叫,最终,焚尸间内安静了下来。

我起身拍了拍屁股,掐指一算,这尸体算是烧完了,于是回头让武馆长收拾摊子。

等出去后,张大姐说今晚上要好好谢谢我,可是我心里头膈应的很,没啥心思了。

把刚几千块径直揣在兜里,出了门,看到这保安依旧很专业的看着杂志。

打了滴滴回到铺子里头后,我一倒头就趴在床上睡着了。

可是梦里头,我脑子里始终都是那缺了耳朵的尸体,还有张大姐掐着我脖子所说的话,这里头一定有猫腻。

等到第二天,我还没醒来,一通电话急促打来,接起来一听,是武馆长。

这死胖子在电话那头都哭了:“大师啊,你过来看看,尸体有点邪门啊。”

我听了后,很是困惑,这烧的没啥问题啊,完完整整的,怎么就邪门了。

于是急忙打车前往,等到门口,那保安大叔终于是出关了,打开门笑眯眯的送我进去。

武馆长领着我来到了焚尸炉边上,一打开那泄骨灰的洞口,我一瞅,顿时皮毛发寒。

尸体全身上下基本都烧的差不多了,成了骨灰,唯独那脑袋还在,完完整整的,就是头发被烧没了。

“馆长,这锅炉火候没到?”我问道。

“几千度的高温,别说人了,就是石头都能烧了。”武馆长说道。

这事就有点邪门了,脑袋没烧完,就剩下这么一个玩意,我一想,于是让武馆长继续烧。

这一次,脑袋终于是被火化了,我松了口气。

随后我一想起昨晚上的事,于是拨通了张大姐的号码。

这老娘们估摸着折腾了一晚上,身子虚弱,阴气入侵,躺在床上大气都不敢出。

其实我也明白了,这死去的女人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而是赚钱的工具。

询问了女人的住址,张大姐嫌晦气不愿一道去,就告知了地址,我出了门打车,半小时后,车停在一处破旧的公寓前。

我下车后一看,这公寓很普通,按照提示,我上了三楼,来到了一处大门前。

抬头一看,这门上挂着一把剑,很小,只有巴掌大小,顿时心里不安。

在风水上讲,这叫穿心剑,大门正对走廊或通道,廊长于室内进深,引灾祸。

不用进门我就知道这里头风水肯定不好,再加上女人已经死了,我这命格也不太好,心想就算了吧。

可是人有时候倒霉起来,老天都帮不了忙。

我刚一转身,那大门竟然自己开了,出于好奇,我往门缝一看,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后,这才走了进去。

一进屋子,我一通扫视,顿时感觉到头皮发麻。

大门穿心剑,过门阳台,中有一堵屏风,这等于是将阳气挡在了外头,屋子内阴气森森。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女人家估计喜欢中式风格,屋子里头倒是有不少老物件。

若是真有些老物件倒也能起到镇宅的效果,但我瞅了眼旁边的柜子,上面大多都是一些高仿品。

这一下好了,镇宅没起到,立马相冲。

女人家还喜欢些花草,但大多都枯萎了,这是常年没有吸收阳气造成的。

我顿时头疼,正巧这时,忽然听到一声猫叫,扭头一看,一只黑猫正趴在阳台上,挂在晾晒的衣架子上。

我脑子里蹦出了一个惊悚的词——五阴房。

不错,五行风水全阴,这是个死人住的地方。

女人住这不死才怪呢,我一哆嗦,也不敢久呆了,急忙扭头要走。

忽然间感觉到屋子内有异响,但这次我打死都不进去了,阴风一起,在我脑门上一转。

关上大门后,我赶忙跑出了公寓大楼,心里头才舒畅了许多。

这趟活虽然有点邪门,但好歹也赚到了钱,我琢磨着过去就算了。

等回去后,我心想着今晚上该吃点好的,顺道洗洗晦气。

可刚一想,手机铃声就响了,电话那头是王和尚,让我赶紧去医院一趟,说是三大爷住院了。

我脑袋嗡的一下,三大爷不是进局子了吗,怎么住院了,于是赶忙打车去了县医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