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返1997 > 

再投资

第6章 再投资

第二天一早,陈海涛一家还在家中熟睡的时候,他家的房门就传来了一阵急切的敲击声,这声音直接就将还在梦乡里的陈海涛给惊醒了。

陈海涛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缓缓的走向了房门,一开门,门外的阿彪就拎着大包小包的果品牛奶闯进了屋里,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兄弟,昨天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你们一家,兄弟我给你赔不是了啊。”

阿彪高兴地说着,良两只眼乐的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本来对陈海涛已经不抱希望的江晓英在卧室里听到外面阿彪这么说,赶紧穿好衣服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这是中彩票了吗,高兴成这个样子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兄弟你说吧。”

陈海涛赶紧将阿彪等人请到客厅里面坐好,毕竟他的反应实属太大了,陈海涛还真把不准这个阿彪到底在搞什么。

“兄弟啊,你还记得昨天我借你那五万块钱吗,本来我是真的不太相信你说的话的,但我还是把这钱投了进去,结果你猜怎么着,这一晚上这只股票疯狂涨,现在已经多出来百分之二十的钱了。”

阿彪兴奋地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根烟卷递给了陈海涛,顺便还和江晓英问了声好。

“股票涨了?真的吗,我还以为你在骗我呢。”

江晓英激动地哭了出来,他没想到陈海涛真的像他说的站起了身,只要靠着这只股票,他们今后的生活绝对是衣食无忧了。

“大清早的哭什么啊,晓英你接住,只要你相信我,我保证今后让你活的比现在强一百倍。”

陈海涛将江晓英搂在身旁,用手将晓英脸上的泪水抹去。

“兄弟啊,还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我也想和你一起炒股,这样的话我也就不用当什么老大了,天天坐着就能收钱多好啊。”

阿彪不好意思的拉起了陈海涛的手,想借此机会和陈海涛一起干,将来二人有钱就能一起赚了。

“或者兄弟,就算你不想和我一起炒,那你至少告诉兄弟我一个途径,这交易所还有什么股票能赚钱的,你只要告诉了我,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和我提,你看怎么样?”

虽然阿彪提出的条件和不错,身边能有这么一个人在当时的确是一件美事,但是陈海涛却依旧不为所动,只见陈海涛树起手指,向阿彪摇晃了几下。

“阿彪啊,我实话实说,让你参加进来风险实在是太大,到时候如果真的赔了我们该怎么收场,你到时候肯定也会怨我,所以我劝你不要和我赌这动西,不值得,你们回去吧,心意我领了,到时候我把房子卖了,三万块钱就给你送过去。”

阿彪见陈海涛这么说,赶忙从身后掏出来来那个两千块钱现金塞到了陈海涛手里。

“兄弟呀,这钱你先收着,就当兄弟我赞助给你的创业启动金了,那五万块钱要不就算兄弟一部分的,你看我这也是手底下一票人等我养活,你就委屈委屈,带上兄弟我一起做。”

陈海涛实在是不过阿彪,这能同意了阿彪的祈求,将五万块钱分出五千放到了标的头上,这样一来挣的钱阿彪也能分上一成的,毕竟最开始这五万块钱就是人家阿彪投的。

现在陈海涛手里已经多出来了这两千块钱,他绝对不能让着两千块钱就这么白白的放着,所以陈海涛把阿彪他们送走以后,赶忙穿好衣服就要出门。

“海涛你干嘛去,手里拿着两千块钱难道又要出去赌吗?”

这时江晓英端着一碗白米粥走到了陈海涛面前将他拦了下来,毕竟自大陈海涛出事以来晓英已经没能拥有过这么多钱了,她还是打算将这钱存到银行里去慢慢花,毕竟他们的生活需要开销。

“想什么呢,你老公我已经浪子回头了,这钱我自有妙用,你放心吧,我绝对不是出去花天酒地去,我是要拿这笔钱去来一个钱生钱。”

陈海涛揣着钱向着当地的交易所快步走去,他清晰记得当年有一个公司是刚刚建立不久,那个时候还没有多人知道这家公司,但后来凭借着那个老板的实力,短短几个月内就会上市,到时候这两千块钱没准能翻上数十倍。

陈海涛将这两千块钱全部压在了一只名字叫“瑰宝商行”的股票上面,他记得这家公司在当初创造过什么样的辉煌成就,这笔钱虽然不多,但是也能够为公司老板带来一份力量。

买完股票以后,陈海涛便高高兴兴去学校去接妞妞放学,不巧的是在路上陈海涛又碰上了宋厂长,而宋厂长依旧是那一副要死的表情。

“哟,这不是陈海涛陈老板吗,怎么样啊,钱赚够了吗?”

宋厂长嘲笑着陈海涛说道,他恨不得现在就把陈海涛挤兑走,然后独自霸占江晓英。

“呵呵,宋厂长,别着急啊,现在我还没赚到钱呢,等一有钱了,绝对把你的厂子买下来。”

陈海涛的话直接就呛住了宋厂长,宋厂长气的剁了一下脚,然后转头接上孩子离开了学校。

“垃圾。”

陈海涛头都没扭的骂了一句宋厂长后,便在门口眼瞅着着妞妞从学校里面出来,没过几分钟,妞妞满脸泪水的便从教室里跑了出来,等到她看到爸爸就在门口的时候,有哭丧着脸跑回了教室。

陈海涛只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女儿见到自己反而不愿意过来,而是转头又回到了教室呢,而且又是谁把妞妞气成这个样子,小手一直抹着眼泪还哭不出声。

陈海涛赶紧走进妞妞所在的教室里面准备一探究竟,可他刚走到门口,一群孩子无情的嘲笑就从教室门口涌了出来,从这些嘲笑声里面,陈海涛还可以依稀听出一些不好听的话。

“你就是一个没爸爸的野孩子!”

“就是就是,我听我爸爸说,她爸爸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哈哈!”

陈海涛在门外是在听不下去了,上前一脚就将教室的门踹开,然后朝着里面的孩子们大喊道:

“够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