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重返1997 > 

1997?

第1章 1997?

眼前女子妖娆动人,风情万种。

她衣裳一件件滑落,陈海涛呼吸急促,眼角余光,瞥见了墙上的老日历。

1997年,8月3日。

“我...这是穿越了!?”

“阿涛,你回去使点苦肉计,把房子卖了,咱俩搏一搏。”女子媚眼如丝。

刚要坐上来,啪的一声,门被撞开,妻子江晓英出现在门口。

捉奸在床!

“陈海涛,你还是人吗!”江晓英双眸通红,咆哮道。

记忆随之涌来...

陈海涛,厂车间小主任,原本家庭美满,一时糊涂搞了外遇,还染上赌博的恶习。

妻子江晓英怀二胎快半年了,得知此事,气急败坏,跑去理论,虽然是小三,刘艳却毫不退让,一顿推推嚷嚷,孩子撞没了...

陈海涛自然站在江晓英这边,信誓旦旦承诺,再也不和那女人来往,江晓英心情不好,三天两头吵架。

陈海涛受不了这个窝囊气,揣着几百块钱离家出走,没多久钱花完了,跑来投奔刘艳,就有了眼前的一幕。

陈海涛离家出走这段时间,江晓英想尽一切办法找他,奈何陈海涛玩失踪,她流干了泪,却唤不回他。

虽然被逮了个正着,刘艳依旧不以为然,反而抬头挺胸,似乎在炫耀她比江晓英有料!

陈海涛厚着脸皮走出了房间,面庞僵硬。

“对不起,给我一次机会行吗?”

“不行,当你对我不管不问时,我就已经心死了。”江晓英眼神悲悯。

“那你想怎么样?”陈海涛几乎是脱口而出。

前世他是白手起家的富一代,是享誉全国的商业大亨,金融法学双博士,身边美女环绕,只不过遭仇家暗算,导致半身不遂,没了生育能力,二十几岁就坐上了轮椅,寻遍全球名医,未能治好。

虽然没了亿万家产,至少借体重生,有了一具健全的身体!

“跟我去民政局离婚,孩子房子归我,你净身出户!”江晓英态度坚决。

“喂,姓江的,那房子是单位分配给她的,凭什么给你?”陈海涛还未开口,一旁的刘艳着急了。

“没事,给她吧,一套房而已。”陈海涛倒是无所谓。

“陈海涛,你疯了吧,高利贷牵了三万,房子不要你拿什么还!”刘艳翻了个白眼。

“走!”江晓英也不管刘艳,拽着陈海涛,径直到了民政局。

“这女的有点能耐啊,居然给逮来了。”看到二人风风火火而来,工作人员议论纷纷。

“哎,以后可要苦了她,孩子也难办。”

“没办法,摊上这样的人渣,只能自认倒霉。”

江晓英拿起了离婚协议书,眼角泛着泪光签下了字。

不过一份诊断报告,引起了陈海涛的注意,上边有一个熟悉的名字——陈欣然。

他下意识拿起了报告,一旁的江晓英顿时慌了神。

“干什么,给我。”

陈海涛可不答应,打开了诊断报告,陈欣然,七岁,先天性心脏病!

这一行字,让陈海涛眉头紧锁。

“这,这是我们女儿的?!”

“是我女儿,不是你女儿,赶紧签吧。”江晓英佯装镇定,催促道。

“什么情况,你说清楚啊,这么大的事,你就瞒着不告诉我?”陈海涛抓起了她的手,后者身体一僵,面露惧意,生怕陈海涛动手,一旁的工作人员,也是准备随时冲上来。

仿佛在他们眼里,陈海他就是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发。

“告诉你又能怎样?博取同情吗?还是让你看笑话!”江晓英沉默了一会,瞪了他一眼,泪水不争气溢了出来。

这几天妞妞有些不舒服,她昨天就带着妞妞去了医院,一查居然是先天性心脏病,不管吃药或者做手术,都是一笔天价的费用,她提出离婚,也是不想成为陈海涛的拖油瓶。

只是短暂的思索,陈海涛大概猜透了缘由,他不禁陷入沉默。

上辈子他功成名就,身边美女如云,只是自身隐疾,让他不愿谈情说爱,也没真正体会过爱情,但江晓英的这份默默付出,触动了陈海涛内心深处的柔软。

“老...老婆,给我一个机会,我能还你遮风挡雨的胸膛,也会尽最大努力挣钱,替女儿治病。”陈海涛凝视着江晓英。

江晓英俏脸发红,沉默了一会,感觉陈海涛好像有变化,但又说不上来,不过此刻他的真诚让人无法抗拒。

“好,只要你改过自新,债咱们一起挣钱还,只要人在就好。”江晓英咬了咬牙。

“老婆对我真好!”陈海涛顿时大喜过望,旁边一些工作人员,纷纷摇头叹息,这家伙出轨,赌博,借高利贷,居然有这么好的婆娘!

“谁让我是你老婆,一辈子的受气包。”听到周遭的议论,江晓英鼻头一酸,两行清泪落下。

陈海涛轻轻抱住了她,心里满是愧疚,这女人有情有义,他不忍撒手而去。

“放心吧老婆,钱我来想办法,很快你会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以他的经历,和对未来的记忆,财富简直是唾手可得!

“你能不能脚踏实地啊!”江晓英面色一冷,她最讨厌打嘴炮,刚升起的一点好感,又荡然无存了。

“明白!”陈海涛用力点点头。

“走吧,妞妞快放学了。”江晓英既然做出了决定,也不想在民政局多待,这些人的眼神让她很不舒服。

“好!”陈海涛眼前一亮,大步流星迈着步子,这种灵活自在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前世他有花不完的钱,奈何行动不便,他又性子倔强,不愿佣人伺候,可谓一把辛酸泪。

妞妞今年七岁,刚上一年级,前世膝下无子,没想到,老天用这种方式成全了他的父亲梦。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