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成冷宫废后去养娃 > 

穿越冷宫

第1章 穿越冷宫

天元国二百五十年,夏。

六月的天,就如同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艳阳高中万里晴空,转瞬间便乌云压顶,雷声轰鸣,不停闪烁的闪电,仿佛要将天空撕裂一般。

钦天鉴站在观星台上,拧眉望着天空。

“这天像如此怪异,不是有大祸,便是有大喜。”

“轰隆隆……”

“咔嚓嚓……”

“使劲儿啊……”

“啊……”

暴雨,雷电,女子痛苦的叫喊声,衬得原本就阴森森的冷宫如鬼殿一般。

冷宫深处,最破旧最偏僻的房间内,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汗水和泪水的女人,正揪着被褥痛苦的嚎叫着。

“啊……”

“娘娘……”穿着灰色衣裙的宫女急得直哭。

她慌乱的用热布巾擦着女人脸上的汗水,

穿着灰蓝色衣裙的老妇人跪在榻上,掰着女人的腿喊道:“见到头了,使劲儿啊!”

“啊……”女人咬着牙大喊了一声,双目圆瞪,瞳孔放大,头重重的落到枕头上,闭上眼睛没了生气。

“哇啊……哇啊……”细弱的婴儿哭声响起。

老妇人忙用干净的布巾擦了擦婴儿身子,再用干净的布褥将婴儿裹了起来。

孩子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大雨骤停,乌云快速散去,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晴空万里。

“这……”钦天鉴懵了,方才还黑云压顶暴雨雷电,又瞬间恢复了晴空万里,定是有祥瑞降世。

钦天鉴手指一动,忙算了算,错不了,确实是有能守护天元国的祥瑞降世了。

钦天鉴忙下了观音台,往承明殿而去。

冷宫本就阴暗,里头的人压根没有留意外头的天气。

老太妃抱着啼哭不止的孩子道:“是个小皇子。”

这孩子,恐怕也是天元国头一个在冷宫出生的皇子,也不知道他的出生是幸还是不幸。

“娘娘,是个皇子,您生了个皇子。”宫女兴奋的冲闭着眼睛的女人说道,见娘娘没有反应,她怔了片刻,伸出手探了探娘娘的鼻息。

紧接着,就听到宫女的哭腔,继而大哭,“老太妃……娘娘薨逝了。”

“哎……”老太妃叹了一口气,看着怀中哭声像小猫儿一样细的婴儿,“你这孩子可真是个命苦的。”

生在冷宫不说,刚出生就没了娘。娘没了,没奶吃,在这冷宫里,这么小的孩子要怎么活下去?

“呜呜呜……娘娘……”小宫女边喊边哭。

好痛,好难受。

是谁在哭?

冷落月想要睁开眼睛,却像是遇到了鬼压床了一般,眼睛怎么都睁不开。

她应该又是鬼压床了,长期熬夜的她,鬼压床如同家常便饭,她用意念与梦魇抗争着,终于眼皮睁开了。

黑乎乎的房梁,压根就不是她粉粉嫩嫩充满少女心的屋顶。她难道还在做梦?

“呜呜娘娘……”

冷落月转了转头,只见床脚边站着一个穿着古人服饰的老夫人,正一脸悲悯的看着怀中哭泣着的婴儿。

侧边,同样穿着古人服饰的女孩,正趴在榻沿上伤心的哭着。

这是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冷落月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叮,宿主已绑定,系统已激活……”

冷落月的脑子里,忽然响起了一个机械声音。

“欢迎宿主进入冷宫养娃系统。寄宿身体,天元国冷相嫡女冷落月,前天元国皇后,现罪臣余孽冷宫废后……”

“等等……”冷落月用心里的声音,打断了脑子里那个没有感情的声音。冷落月这个人的名字竟然跟她一样,而且,她似乎是穿越了,还莫名奇妙的绑定了个系统。

“宿主有什么疑问,可随时询问,我是你的系统客服萌萌。”

冷落月暗自腹诽:“声音一点儿感情都没有,还好意思叫萌萌。”

“宿主请不要人身攻击,不然萌萌会生气哒。”

“好好好,萌萌,我为什么会穿越到这个鬼地方来?”冷落月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她明明好好的在睡觉,怎么就穿越了?”

“因为宿主的网文作品大爆后,宿主长期熬夜爆肝到凌晨三点,所以熬夜猝死了。”

呜呜呜,冷落月脑内为自己暴风哭泣。

“鉴于你对网络文学中的系统文做出了一定的贡献,网文系统总局决定让你穿越到《冷宫养娃》这本文中来,特地为你开通了冷宫养娃系统。只要完成主线系统任务,宿主就可以在这个世界寿终正寝。”

“若是完不成呢?”真的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冷落月最喜欢的就是系统文,虐主角可爽了!如今终于轮到她了。

“完不成宿主你就死翘翘了,当场去世的那种哟哟!”

冷落月满脸黑线。

“现在公布主线任务,宿主需要将原身生的孩子养大且助他登上太子之位。除此之外,系统还会不定时发布一些小任务,完成任务后,可以通过任务难度获得系统积分。系统积分可以在系统商城中兑换商品。”

“咱们冷宫养娃系统,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系统,在宿主绑定系统的同时,便赠送了宿主五十积分。”

五十积分?

冷落月也不知道这算多算少,毕竟她也不知道商城里的东西什么价钱。

忽然,她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商城首页页面。首页上不仅有各种各样的商品,还有搜索栏。这分明就是一个猫超,不过里面的东西很贵,一袋五斤的米,就要二十积分。

“系统介绍完毕,开始加载剧情。”

冷落月脑子里的商城页面消失,出现了剧情加载的进度条。

剧情开始往冷落月的脑子里输送,她有些难受的闭上了眼睛,耳边婴儿小猫儿似的哭声,和少女伤心的哭声一直都在。

原身是天元国宰相冷天明的独生女,冷天明在天元国权势滔天,朝堂上有一半的人都是他的门生,当朝天子凤城寒对他十分忌惮。

凤城寒刚刚及冠,冷天明便让自己的党羽向皇上进言,娶他的女儿冷落月为皇后。凤城寒为了稳住冷天明,不得不依言。

冷落月入宫为后,表面上凤城寒经常留宿凤仪宫,一副对她宠爱有佳的模样,实际上却从未碰过她。

后宫之中谁最受宠便最招人记恨,冷落月成了后宫里众妃的靶子。

而另一边冷天明又在催她生孩子,冷天明的图谋很简单,就是想女儿生下血统纯正的皇子后再谋朝篡位,他再扶持外孙做一个傀儡皇帝,最后让外孙将皇位禅让给自己,成为天元国的皇帝。

一天夜里,被父亲逼着生孩子的冷落月给凤城寒的茶水里下了药。于是,凤城寒临幸了她,事后凤城寒怒不可遏,直骂冷落月贱妇,还让人给她灌了避子汤。

立后五年,凤城寒一点儿一点儿的铲除了冷天明的党羽,收集冷天明的罪证。终于以养私兵,结党营私,买官卖官,贪污受贿,草菅人命之罪,将冷天明打倒了。

冷家男丁全部斩首,女眷全部发配边疆为奴。而冷落月也被废了后位,打入了冷宫,可刚进冷宫就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接收完所有的剧情,冷落月睁开了眼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