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焚天大帝 > 

巨额债务

第5章 巨额债务

那总管幽幽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这名画是从聚珍阁购得,花费十两紫金,原价赔偿就行!”

“十两紫金?”

江逸眼眸一缩,他在江家月例只有一两碎银子,这一两紫金可是一百两银子啊,就算把他卖了也不值十两紫金,这伙人看来是打定主意要留下江小奴了。

沉吟了一阵,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赔钱没问题,但能否宽限一些时日?一个月内十两紫金双手奉上,如果拿不出,我就送一只手过来。”

“空口无凭,你们要是跑了怎么办?要么留下东西抵押,要么把这丫头留下吧。”

江逸眸子一转,伸手在怀中取出一块令牌丢了过去:“这个抵押!一个月后我来赎回。”

这是荣管事给他的令牌,可自由出入西山药田,江家族规甚严,如果被刑堂知道他敢用这令牌抵押,肯定会重重责罚,但此刻他也只能出此下策。

那管事接过令牌,点头道:“果然是江家的人!今日便给你们江家一个面子,如果一个月后你不赔钱,我会拿着这令牌去你们江家刑堂要钱,你们走吧。”

江逸如释重负,咬牙和小奴相互搀扶,缓缓走出风月楼后院,朝江家大院走去。

……

回到家中,江逸给小奴检查了一遍伤势,确定没有伤到骨头后,便让她自己回房找春芽帮她敷上药膏。

等小奴走后,江逸这才怔怔地坐在床上。

“十两紫金?”

一个月时间他去哪弄那么多钱?还有早上他打了江豹,怕是他老大江如虎很快会找上门吧?

江如虎虽然天资一般,但有个江家大总管的好老子,修炼丹药从不缺,实力可是达到了铸鼎境四重,就算他动用黑色元力怕也难以战胜的。

“嘶……”

左肩膀传来的一丝隐痛,让沉思中的江逸清醒过来,他只能强迫自己暂时不去多想,还是先将伤口疗养好了再说。

他从小瓷瓶内取出一枚黄色的小药丸吞服下去,这是江家自己炼制的最低级的疗伤药,人阶下品,黄参丹。

天星大陆,武学体系发达,丹药、兵器、功法、武技都有着泾渭分明的等阶,全部从弱到强都按人阶,地阶,天阶区分,每一等阶又分为上中下三品。

江逸的身份是旁系少爷,按照江家规矩,他每月本可以领取三枚辅助修炼的人阶中品的“元魂丹”,还有两枚人阶中品的疗伤丹药“黑参丹”。

可惜……最近两年他越来越不受江家待见,不仅月例一扣再扣,就连丹药也变成最低级的人阶下品“元力丹”和“黄参丹”,数量还都变成了一枚。

“呼……”

足足盘坐了一个时辰,江逸才睁开了眼睛,眸子内都是无奈,这丹药药力太弱,看来需要许久身上的伤才可以痊愈。

“江如虎说不定明天就会找来,还是先修炼黑色元力!”

江逸琢磨了一下,果断放弃疗伤,开始转练无名功法,提炼黑色元力。

两个时辰之后!

他再次睁开了眼睛,感受着丹田角落内的存放的六缕黑色元力,开始调集一些蓝色元力融合起来,缓缓的控制朝脑袋游走而去。

当融合元力从左胸口附近经脉路过的时候,江逸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内视了一下伤口处。

谁知,异变突生——

那黑色元力竟从蓝色元力内分离出来,突然和附近的丹药药力融合了……

“咦?”

江逸身子一震,整个人都战栗起来,因为他明显感觉伤口恢复的速度开始加快,药效都可比人阶上品疗伤丹药了。

“这黑色元力竟能让丹药的药力增强?!”

感受着裂开的骨头快速的愈合,江逸内心狂喜不已,等黑色元力消耗干净之后,又继续调集黑色元力,仅仅片刻时间后,修炼出来的六缕黑色元力就全部消耗完了。

就这么一点时间,伤口恢复的速度已经赶上了他打坐运功疗伤两三个时辰了,如果有足够的黑色元力,估计半炷香时间就能把伤势恢复个七七八八……

当下他什么也不顾了,立即盘坐打坐运转无名功法提炼黑色元力。

然而!

三个半时辰之后,江逸却停止了修炼,眸子都是不解和郁闷。

因为——这黑色元力在修炼出十缕之后,无论他怎么运转无名诀,丹田内竟不再产生黑色元力……

“怎么会这样?没道理啊!”

江逸不甘心,又盘坐入定运转无名诀,但小半个时辰之后,他无奈地睁开眼睛,丹田内的黑色元力一丝都没有增加!

“不管他了,以后再想办法吧,时间不早了,先把伤口疗养好,迟些还要上五号药田清点呢,可别被江如虎等人堵了……”

江逸想起昨日荣管事的交代,不敢多耽搁时间,伤势不恢复,他就算有黑色元力战力也会大打折扣的。

只是等他调集一缕黑色元力去伤口附近准备和药力融合时,却发现经过三个多时辰后,那药力已经全部消耗掉了。

江逸暗暗着急,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如果耽误药田清点,怕是又要被荣管事责骂了,可伤势没好,他根本不敢上药山。

“对了,这个月丹药还没有领!”

一炷香时间后,江逸抵达了丹药房,在门口他有些畏缩的朝内堂望去。

只见内堂一个穿着褐色长袍,披头散发,如一个疯子般的老头正围着一个丹炉瞪着大眼睛细细查看,而平时在丹药房帮忙的一位江家旁系子弟江松却并没有在丹药房内。

这老者正是脾气古怪的柳长老,江家子弟领丹药的时候,都喜欢避开他直接找江松领取,避免得罪了这个在家族地位举足轻重的怪老头。

“怎么办?回头再来?”

江逸偷偷缩回脑袋,暗暗沉吟起来,但这一刻,房间内那柳长老却突然爆喝起来:“江松,你在外面鬼鬼祟祟干什么?还不快滚进来回火?废物一个,天天就知道偷懒。”

江逸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走了出来,一拱手道:“江逸拜见柳长老,我……不是江松,我是来领丹药的。”

柳长老脸色一沉,吹胡子瞪眼道:“你们这些废物子弟,天天不务正业,领丹药时就贼勤快,丹药?没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