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一流女婿 > 

咧什么

第6章 咧什么

车里的气氛随着沈华的叫嚣怒骂,变得紧张起来。

秦飞看了眼身边的岳丈,又看向开车的江月彤。

“妈,你别生气。”江奉云还没说话,开车的江月彤轻声说道。

“呵呵,这是女儿的事情,离不离婚女儿说了算。”江奉云也接话道。

“什么女儿说了算?女儿不是你亲生的?”沈华生气的瞪了江奉云一眼,又指着秦飞说道:“我告诉你秦飞,今晚开完家族会议,你马上就给我去民政局,把离婚办了,赶紧滚出我们江家,听到没有!”

秦飞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江家别墅外,此时已经停了五十多辆豪车。

沈华明显也在生江奉云的气,拉着女儿当先进了别墅。

下车的江奉云,看了自己这个女婿一眼,对秦飞淡淡道:“男人不该像你这样,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也同意我女儿跟你离婚。”

说完,江奉云也跟着进了别墅。

秦飞嘴角苦笑,没有说什么。

其实,打心底里他不怨沈华,也不怨江奉云,更不怨自己的妻子。毕竟没有一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女儿嫁给像他这样的废物,尤其江月彤还这么优秀。

江月彤作为一个女人,更不愿意一辈子嫁给自己这种窝囊男人。

秦飞之所以不透漏自己的身份,其实就是想看看江月彤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这三年来,他看清了许多。

江月彤虽然看不起他,但最起码这个女人很守妇道,她不让自己碰,也绝对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这是他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家的原因。

而现在,三年期限一过,他想看看江月彤真正的态度。

当江月彤一家赶到的时候,别墅水晶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见到江月彤,不少人都上前打招呼。

至于岳丈和岳母,应该去找江家老奶奶了。现在江家,是江奶奶做主。

秦飞早已经习惯,习惯被当做一个透明人。当然,也不会有人愿意搭理他。

秦飞也不在意,反正自己就是来凑热闹的,一会开始的时候,自己多拿点好东西塞进肚子里,比什么都强。

不过,总有那么一些人,喜欢没事找事,以嘲笑别人来抬高自己的身份。

比如江成业,好像秦飞睡了他老婆一样,每次见到秦飞,江成业都要狠狠的嘲笑他。

“呦呵,这不是秦飞吗?”江成业走上前,故意大声说道:“秦飞啊,你身上这件衣服我有点眼熟啊,是不是在东大棚的地摊买的,好像五十块钱一件?”

话音刚落,秦飞顿时成了全场的焦点,大家带着好笑的神色,好像看戏一样看着秦飞。

“五十块?那是你没讲价,我这件衣服被我讲到二十九。”秦飞嘟囔道。

“哈哈哈!”

周围的人一阵哄笑,有几个女孩,本来想保持淑女,但是真的忍不住。

“你赶紧闭嘴吧!”

一旁的江月彤低声道,她感觉自己的脸蛋火辣辣的,都要被秦飞给丢尽了。若不是家族规定,年中会议必须全员到齐,自己肯定不会让他来。

“月彤啊,不是我瞧不起你们家,你老公穿二十九块的衣服也就罢了,但你作为江家人,身上这件裙子看起来卖相不错,其实一看就是高仿的赝品,也就三五百块吧?”江成业哈哈一笑。

“你就算买不起好的,也不能买赝品不是?看见我这身西装没有,克莱恩定制款,知道价格吗?”

江月彤没有说话,江成业也不在意,说着伸出一根手指,在秦飞和江月彤眼前晃了晃:“刚好一百万!”

“哗!”

话音刚落,周围人顿时头来羡慕的目光,不少家族旁系的女生都露出花痴的神色,男生们也是羡慕不已。

江月彤紧咬着嘴唇,的确,她平时穿衣虽然讲究,但最多也不过是一千块上下,一百万一件的衣服,她想都不敢想。

至于现在身上穿的这件,虽然名贵,但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只会让江成业更加肆无忌惮的说这是假货。

再者说了,她以为这件裙装是周向前送给自己的,江家家族的风气很严,尤其是对女人。

她也不想有人在背后戳她的脊梁骨,说她勾引什么有钱的男人。

而她之所以穿着,是因为她真的很喜欢这款天魅,痴迷的喜欢。

江月彤没有说话,算是默认,她感觉所有人都在看自己的笑话,那绝美的容颜,露出一丝羞愧。

结果这个时候,秦飞突然走过去,在江成业的肩膀上拍了拍。

“你有病啊!”江成业顿时生气怒骂:“这西服也是你这种脏手能碰的吗!”

“呵呵,我看你身上这件西装才是仿品吧?”秦飞轻轻一笑,捻了捻手指,语气十分肯定。

“放屁,你懂什么?”江成业瞪眼道。

“我当然懂。这件西服,的确是由欧洲犹太著名服装设计师克莱恩设计,也是他最后设计的绝品,十分珍贵。”

江成业一脸傲然的点头,秦飞说的不错。

秦飞微微一笑,却是话锋一转:“不过,因为只有一件,目前被珍藏在意大利服装博物馆,所以你身上这件衣服,一定是仿品。这件衣服的特殊染料叫做将军灰,是由克莱恩无意中配出,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能配出这种特殊的染料,克莱恩也因此而得名。所以,你这件不但是仿品,而且仿的超级粗糙,粗略估计,二百块钱顶了天。”

秦飞笑眯眯的说着,伸出两根手指,声音不大,但全场的人都听到了!

静,死一般的静!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很难想象,这样的一番话,会从秦飞这个废物口中说出来!

“你身上这件才是假货,我媳妇身上的天魅,才是真品。”秦飞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根本就不懂服装,华伦天奴的天魅,你可能都没有听说过,不过你可以上网查一查。”

话音落下,场中再次一片哗然。

“天魅?是真的天魅啊!好漂亮啊......”

一时间全场沸腾,几乎所有女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江月彤,难怪她们看江月彤身上的裙装有些眼熟呢。

很快,她们从疑惑变成了震惊,又从震惊快速变成了羡慕和热切!

在场的女人中虽然有家族旁系,其中却也不乏身价不菲的家族子弟,怎么会没听说过华伦天奴—天魅?

因为自从天魅问世之后,诸多仿品铺天盖地,可是江月彤身上这件,简直跟真品一模一样,没有任何赝品的痕迹,就像秦飞说的那样。

这是一件天魅!真品!

这可是天魅啊,那可要六千万呢!并且现在都已经买不到了,试问有哪个女人不喜欢?

一时间,江月彤成了全场的焦点。

江月彤皱眉看了秦飞一眼,结婚三年,她竟然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废物老公,有了一点男人样!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什么扭曲,老子怎么可能会穿高仿的衣服?”江成业恼羞成怒,指着秦飞大叫怒骂。

“啪!”

与此同时,毫无征兆的一个巴掌,甩在了秦飞的脸上。

这一巴掌很突然,却很重,响亮的一巴掌后,整个大厅顿时没有半点声音。

打他的不是江成业,是岳母沈华!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她。

沈华冷冷的盯着秦飞:“秦飞,你不想呆在这里就给我滚出去,在这里瞎咧咧什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