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狂尊天下 > 

聊点见不得人的秘密

第5章 聊点见不得人的秘密

晚上。

指挥部的小餐厅里,灯火通明,气氛却很低沉。

宋大赢带着战士们围在一张加长的餐桌上,给程天赐设宴送行。

程天赐一脸的木讷之情。面对朝夕相处的众位队友兄弟,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讲起。

众人亦是如此,纷纷的举杯向程天赐表达着惜惜之情。

宋大赢为了找出工共同的话题,不仅提议每人讲一个自己内心深处不曾告人的秘密,分享给大家。

在宋大赢的提一下,都表示愿意把各自心中的秘密分享给曾经一起吃苦受尽风险的难兄难弟们。

以宋大赢为起点顺时针方向开始讲起各自心中的秘密。

宋大赢道:“既然从我开始,我就先讲一个我心中的秘密。绝对让你们听了,心中一颤,对我另眼相看。”

大家安静下来,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宋大赢,聆听着他内心不曾示人的秘密。

宋大赢苦笑道:“其实我心中一直不曾告人的秘密是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

程天赐道:“大赢,难以启齿就不要讲了吧!”

“让我讲,我想说给大家听,那件事情压抑我很多年了。”宋大赢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着:“那是我十八岁那年发生的事情......”

林呼道:“队长,还真讲自己见不得人的事情啊?”

宋大赢道:“必须讲。我们特寻大队的这帮兄弟们一起出生入死共患难这几年里,早就犹如亲兄弟了,没有什么丢人不丢人之说,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是!”

宋大赢道:“今天大家都要敞开心扉,在这里讲出来,没有人取笑你。”

程天赐笑了笑:“兄弟们都同意了,都在期待你心中的秘密故事呢,就开始讲你心底那难以启齿的秘密事情吧!”

宋大赢道:“我十八岁那一年做过一件最耻辱的事情。可以说是让我羞愧终生的事情。”

众人不仅来了好奇心,都静静地听着看着宋大赢。

宋大赢继续道:“那一年,我上高三,一天和几位要好的同学小聚,喝晕了头。在一家KTV里唱歌,玩的很嗨,结果就犯了大错误。”

林呼问道:“什么错误啊?直接讲重点。还有这么多兄弟们要讲自己的事情呢!”

宋大赢很是明白林呼话中的意思。他笑了笑道:“错误就是,我把KTV的小姐,按倒在沙发上

“队长,兽性大发啊!”一个队员打趣道:“后来呢,得手了吧,你对那小姐没有放过吧?”

宋大赢一脸的冷静,认真的讲道:“结果,我当然没有得手,反而还被人家狠狠地敲诈了一笔钱,害的我父母在当地都抬不起头。后来我才知道,她们都是指哪个营生的,就是哄骗那些刚步入社会的小青年的。还有,就是,我后来才知道是我的一个学长把我们骗到了KTV和她们联手欺诈我的......”

一人道:“队长,那,你就吃了哑巴亏啊,那美女也没有捞着,还惹了一腚骚啊!”

“所以说,那事情是我宋大赢长这么大,最耻辱的事情。”宋大赢说着:“这些美酒,还是少喝,乱性,丢人啊!”

众人不仅替宋大赢一阵抱不平的怨言,责怪着那个学长欺骗了他。

在宋大赢的安排下,讲秘密的活动继续进行着。

战士们,都毫不隐瞒毫不避讳的各自讲着心底见不得人的秘密。

轮到林呼了,林呼居然笑道:“各位哥哥,说真的,我个人实在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宋大赢呵道:“林呼,你以为我们大家都是傻子吗?讲不讲,不讲罚你喝一斤白酒。”

程天赐看向林呼道:“兄弟,你酒量大,喝一斤就不用讲了,喝吧!。”

林呼道:“我可喝不了。那,我就讲一个关于我妈妈的事情?”

“你妈妈的事情?”宋大赢不仅一犹豫道:“算了,牵扯到家长的秘密,那就别讲了......”

林呼猛地站起,居然向大家深情的说道:“你们都是我林呼的亲兄弟,我相信你们听了不会取笑我。队长,我要讲!”

程天赐不仅也站起来道:“林呼,无论多难以启齿,不能够见人得秘密,我们兄弟听了都会像以前那样埋藏自己的秘密一样,给埋在心底。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

林呼面部激动,双眼含着恨意道:“那是我八岁的时候,我父亲由于工作原因经常不在家。家里就我和我的母亲生活。虽然我八岁了,但是我每天晚上还是跟着母亲就寝的......

“一天夜里,我被声声异响吵醒。睁开眼睛却没有看到母亲。我叫了两声,也没有得到母亲的回应,于是我就起身向外间走去。

“没想到,在另一间卧室的门口,却听到了母亲和一个男人的嬉笑声。最初我还以为是我爸爸回来了,高兴地推开了门。结果,结果......”

此时的林呼的面部表情已经爱恨交加起来。

宋大赢道:“行了,林呼不要讲了!下一个程天赐讲。”

“队长,让我讲完。”林呼继续说着:“我一气之下,转身就到厨房拿起菜刀,向正在穿衣服的那个男人砍去。”

一人惊呼道:“林呼,当时你才八岁啊,就那么牛啊,厉害啊!够血性。”

林呼继续说着:“幼小的我怎么能伤到那个男人啊,结果还被他暴揍了一顿。后来,我妈妈一直给我赔罪。但是,我还是果断的把那事情告诉了我的父亲,从那以后我也就失去了母爱......”

程天赐等人,不仅一阵惋惜同情难过。

林呼继续道:“我的秘密讲完了,希望大家不要嘲笑我。”

程天赐道:“兄弟,你够血性,我佩服你!其实我的命运比你的还要凄惨呢。兄弟们不会取笑我们的。”

林呼不仅吃惊的看着程天赐道:“天赐哥,你,你们家怎么了啊?”

宋大赢道:“天赐,你的秘密故事不会更奇葩吧?”

“我的秘密故事真的很奇葩,也很狗血。”程天赐说着:“这个秘密也是我当年从少林学艺归来后不久的一天夜里才知道的,一直埋在我的心里呢。”

宋大赢问道:“天赐,方便讲吗?”

“当然方便讲了,在兄弟们面前没有秘密了。”程天赐说着:“那一夜,我知道了我真正的身世,不,也不算知道我真正的身世。因为我不知道我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到如今我都不知道我亲生父亲是谁,其实我也不想知道他是谁......”

宋大赢林呼等人听了,不仅都是一副副夸张的表情。

程天赐继续讲着:“我学艺有成,又被我们的大领导特招到这特寻探秘队,父母都替我高兴。我的心情自然也很高兴。一夜,我睡不着,就走到院中赏月,想着我那喜欢的女孩乔纹。

“我坐在院中,突然看到父母房间里灯亮了。当时我还以为是父亲夜起呢。但是,父亲并没有出房间,反而和我母亲轻轻地交谈起来。

“我听到父亲提起我的名字,才知道了一切。原来我母亲嫁给我父亲的时候,就怀上了我。我母亲是被一个世家公子哥抛弃,一时想不开就轻生,投进了我们水承市的承水河。结果被我父亲碰见了,我父亲就凭借着一身好水性从水中把她给救了上来。

“后来,母亲就嫁给了我父亲。父亲是一位实干与世无争的手艺人。他并不嫌弃母亲的过去,更没有嫌弃我不是他的亲儿子。反而是一直把我当成亲儿子对待。可以说,我就是他们的全部。”

宋大赢看了看大家一眼说道:“天赐,那,你现在知道你的生父是谁吗?”

“那夜,父母没有聊起我生父,我不知道。后来,有一次父亲想告诉我实情,但是我母亲不同意。母亲说我就是我父亲的亲儿子。”程天赐说着:“在我母亲的心里,我的亲生父亲早已经死了。”

林呼问道:“天赐哥,那你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啊?”

程天赐道:“那一夜,我想了一夜,最终暗暗地决定,就当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即使将来有一日我的生父站到我的面前,我也不会相认,我只认我现在的父亲程知恩。”

宋大赢听了,一声长叹道:“兄弟们,我这个建议让大家都说出了自己心底的秘密,对不起大家啊,但是大家有没有觉得,讲出自己不曾告人的秘密,心情都舒畅多了啊?”

“队长,我,我心情舒畅多了。”林呼说着:“哪怕我这么多年没有母爱,我也不后悔......”

“唉,林呼,不是哥哥说你啊,你那事情你处理的不对。毕竟你母亲是生你养你的人啊!还有你程天赐,将来你要是见到自己的亲人,该相认还是要相认的啊!”

众人道:“队长说的对。”

“要说我们大家聊得这些秘密啊,就数我的秘密最低级,最无聊!”宋大赢说着:“好了,不说了,大家都吃起来,吹起来,嗨皮起来吧。明天一早程天赐就要离开我们兄弟回水承市了,今晚在不和他吹吹牛皮,以后机会就少的很了啊!哈哈哈......”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