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凌天战神沈炼 > 

你父亲是华夏战神!

第2章 你父亲是华夏战神!

张娜仿佛被一尊杀神盯上,从没感觉死亡竟离他这么近。

他真敢杀自己!

咕哝。

张娜怕了,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纸,连忙跪在地上求饶,可沈炼却像没听到一般。

因为战神,不可辱!

就在张娜万念俱灰时,一道稚嫩的孩童声突然响起。

“爸爸……”

轰。

沈炼脑袋一阵嗡鸣,步伐随之一顿。

沈念沙哑而又虚弱的声音就像是撒在沈炼伤口上的一把盐,灼热而又疼痛难忍。

纵然他是华夏战神,北域的王者,但内心也有柔软的地方。

他本以为沈念会站起来跑向自己,可谁知道她竟然从几米外一直爬到了沈炼跟前。

这几米的距离,就像是一柄钢刀从他心口处划开一道巨大的口子,鲜血汩汩而出。

这……怎么会!

沈炼脑袋一热,连忙抱起沈念却发现她的双腿竟然像荡秋千一样坠在空中,他眼角颤抖。

看着她那生满冻疮的手和红肿的脊梁,沈炼一股无明业火喷薄而出。

只见他眉峰如刀,直视着院落内的几家店铺,凛声道:“你们给我听着,沈念从今往后不是孤儿,他是我沈炼的女儿!”

“这几年你们谁欺负过她,谁辱骂过她,甚至是动过一根头发,三秒内都给我滚出来跪在这里,否则你们会后悔!”

沈炼抱着沈念就这样站在雪地里,一时间,气息如同漫天飞雪无形的压在众人心头,就等那压垮他们的最后一片雪花。

“一!”

沈炼抚弄着沈念的头发,轻轻地给她擦干净那张花猫脸。

“二!”

沈炼将沈念揽进怀里,亲自为她哈气暖手。

“三……”

噗通。

噗通。

伴随着三声冰冷的倒计时,本来空无一人的雪地上登时跪满了瑟瑟发抖的街坊四邻。

这可是一巴掌就差点要了张娜半条命的狠人,捏死他们还不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大雪片片落下,伴随着沈炼无声的气息压得众人透不过气来。

“念念。”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急匆匆的从足疗店里跑了出来,她长得很漂亮,即便是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工作服,但却依旧无法掩盖住那凹凸有致的身段。

柳若晴!

沈炼抱着念念的手忽然一紧,心里狠狠一抽。

纵然是背着身,可这道声音即便是过了七年沈炼依旧记忆犹新,他一瞬间泛红了眼眶。

难以言喻的激动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转过身,可这左脚刚一抬起,一股愧疚和自责便压得沈炼透不过气。

怀里的念念如同自己这七年欠下的债,还不清。

他迟疑了。

“妈妈,我找到爸爸了。”

沈念趴在沈炼的肩膀上,高兴地手舞足蹈。

“念念,别胡说,快从叔叔身上下来!”

“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偷偷跑出来吗?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柳若晴一脸责备的说道。

随后,她又满含歉意的打算跟沈炼道歉,可这第一眼竟让她有些恍惚。

唉。

怎么可能是他呢?

“念念爸爸,我们知错了,求您饶过我们这一次吧!”

“我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都不容易,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是啊,念念爸爸……”

张娜趴在角落声音颤抖着说道,众人也都随之开口求饶。

念念爸爸!?

柳若晴内心仿佛被狠狠揪了一下,她猛然看向沈炼。

这个背影,越来越熟悉……

“滚!”

这个声音!

嗡。

“转过身来!”

柳若晴不知为何,这句话竟脱口而出。

沈炼心头一颤,鼓起勇气说出了那句早就酝酿已久的话。

“若晴,我回来了。”

四目相对。

唰。

柳若晴脸色惨然一白,短暂震惊之后顷刻间阴沉下来,就如同那酝酿着暴雨闪电的黑乌云。

啪。

她扬起颤抖的手,一巴掌甩在沈炼的脸上。

沈炼本可以躲,但还是选择默默承受。

可周围的街坊四邻却吓得一阵肝颤,不过此时如蒙大赦,顿时化作鸟兽一哄而散。

“沈炼,你无耻!”

“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那种畜生不如的事,你干脆死在监狱好了,为什么还要回来,揭我伤疤吗?”

柳若晴攥紧拳心,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沈炼眼眸血红,那天晚上他的确是去了小姨子的闺房不假,可那是她以商量婚礼细节为由骗沈炼过去的。

被灌醉后沈炼被诬陷强奸了小姨子,最后锒铛入狱,在狱中他被秘密送往北北域,这一去就是七年,封狼居胥!

不过柳若晴却不知道这一切。

“对不起,我会补偿你的。”

“补偿?沈炼我为你背负了七年的骂名,你毁了我一辈子,你拿什么补偿我,一张嘴吗?”

沈炼捏紧拳心。

可换来的却是柳若晴的一声冷笑。

“哟,这寡妇门前就是是非多呐,这隔着大老远就能闻见一股子骚味。”

伴随着声音看去,来人一头披肩长发,左手捏着一个爱马仕包包,右手优雅的夹着一根女士香烟。

呼。

她一脸嫌弃的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半只脚刚踩进来,又闪电般缩了回去。

“爷爷要是知道你在这里当女技师,估计他老人家会被你气死,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柳若晴一下子憋红了脸,生气的说:“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再说我和柳家已经没关系了!”

“哼,真是个白眼狼,这么快就想和家族撇清关系,不过爷爷可一直挂念着你呢,最近柳家和董家的联姻定下来了,爷爷已经把你许配给了董少。”

“今天晚上凤凰大酒店是咱们两家的订婚宴,搞不好你就乌鸡成凤凰了呢!”

柳芊芊咯咯咯的笑着。

可沈炼的脸色却一点一点的冰冷起来。

柳芊芊!

当年就是她诬陷的沈炼强奸入狱,直到现在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是如何被她按着脑袋羞辱,又如何被一脚一脚的用高跟鞋踩断双腿。

“看你这么激动,柳山河怎么不把你嫁过去?”

沈炼扭过头,一脸森然。

唰。

柳芊芊哑然失色,手里的香烟直接掉在地上。

“沈,沈炼!?”

沈炼走向柳芊芊,逼得她向后退了几步。

“爷爷可怜她柳若晴,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你的腿能够站起来倒是挺让我意外!”

柳芊芊很快冷静下来,戏虐的扫了一眼沈炼的腿。

“你这副不要脸的样子比七年前更甚,也挺让我意外的,不过这并不影响咱们清算之前的那笔账!”

沈炼捏紧拳头。

哼哼。

“这几年牢饭没白吃,口气倒是见长!”

“你不是想要替柳若晴出头么,今晚的订婚宴,你敢来吗?”

柳芊芊满脸坏笑的看向沈炼。

“当然要去,沈某不但会按时到场,到时候还会亲自送你一件大礼,就怕你接不住!”

沈炼眉峰一凛,气势压得柳芊芊娇躯一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